爱爱文学网-免费阅读,TXT小说 > 军史小说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十卷灭刘备 第八九六章 凉州军四攻樊城

第十卷灭刘备 第八九六章 凉州军四攻樊城

推荐阅读: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明末皇太子 名台词收集系统[综漫] 绝代宦爷 厂公独宠“他” 高冷妖怪别撩我 庆余年 公主太危险 寻找魔尊的日日夜夜[重生] 超级特种兵之王

    强烈推荐一家手工曲奇店,在淘宝搜“妙蕾”或搜店铺名“妙蕾钱朵朵”, 有一款10多种口味的什锦曲奇,超级美味! 适合边看书边吃,书友们不要错过哦!

    可当初那些人,如今都在什么地方?说起来,就是不怎么被人看好,被人看重,甚至直接就轻视,根本就没放在眼里的刘备,居然最后也成为了一路诸侯,而且还是强势诸侯。 ?.这确实不得不说,真是没法去预料啊。至少夏侯渊是深有体会的,如果说当初自己看到他刘备的第一眼,那可以说是绝对预料不到,其人还能有今日,可事实证明了,其人的本事、能力……

    而且他也是自己主公所认可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当然自己主公的认可,不是认可其他的,而就是认可其人的能力、本事。说起来自己主公和他刘玄德的很多东西,那差异可大了去了,所以自己主公还能认可对方什么,但是对于刘玄德其人的本事,自己主公那确实是认可的。

    知道他是个人才,有大本事的人,有大志向……所以夏侯渊确实是不得不说,刘备走到如今这步,别看他被凉州军都给逼迫成了这样儿,但要知道,不知道有多少人,早都被自己主公,被马,被孙策他们给灭了!可他刘玄德还在,这不得不说明问题了,夏侯渊当然清楚。

    -----------------------------------------------------

    之后刘备就让众人都回了,包括夏侯渊,他也回去了。毕竟他也有话要对自己一方的人去说,对于己方的表现,夏侯渊虽说没在城头上,可他也清楚,所以还是很满意的。在他看来,如果刘备一方真争气的话,再加上己方的人马,还真是,未必就不能逼退凉州军。当然了,这种情况他认为是微乎其微。可哪怕是几率再小,却并不代表就一点儿都不可能生啊。

    一夜无话,到了凉州军第四日也是第四次进攻樊城。开始之前,两方都是严阵以待。一方马上就要激烈进攻,而另一方则是要顽强抵挡住敌军的进攻。对于城下的马岱和甘宁来说,今日的目标,当然肯定不是破城,如今还不可能。两人都清楚。可却一定要比之前的三日加起来都得强才行,要不然的话,也真是给己方丢人,还是丢大人了,两人就是这么个想法。

    而城头的太史慈三人,当然是准备再接再厉,争取依旧是不让马岱和甘宁到城头上来。可就算是来,那么也就和昨日差不多,两三下就被己方给逼退,那么是做好不过的了。对于三

    -----------------------------------------------------

    人来说。他们自然就是希望保持那样儿,那样儿他们也就是最为满意的了,没有其他太多的。还没等马岱甘宁他们带领凉州军士卒攻来,在樊城城头上的太史慈三人,是相互看了一眼,虽说这时候都没说什么,可确实是那话,“此时无声胜有声”,所以他们可以说很清楚对方两人意思,无非就是给他们自己。还有给自己以鼓励,就是这样儿。说起来太史慈三人彼

    此的关系,虽说谈不上如何如何莫逆,但是确实。肯定没有什么过节就是了,说起来他们三个的关系确实还算是可以。如果说刘备手底下也肯定不是忒棒一块儿的话,可太史慈、文丑还有魏延他们三人彼此间的关系,倒是还可以。至少这么说吧,三人都没什么过节,这对刘备来说。自然就是最希望看到的。没什么谁看不起谁,谁又看不上谁谁的事儿生,毕竟

    三人都挺了解对方两人,都知道,对方两人可不比自己差什么,甚至在有些地方上面,人家还比自己要强,这个你不承认不行,不服不行,因为事实就摆在那儿,你承认不承认,结果也是固定的,不会以你的意志为转移就是了。而这其实也算是刘备希望看到的,可以说他

    -----------------------------------------------------

    本来就没什么势力,也没那么大的实力,所以刘备自然是希望手底下的人都能团结一心,一起对抗敌人,而不是什么内斗。所以这也是刘备让太史慈三人上来守城的一个原因,就因为三人之间确实是没有什么龌龊,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就是刘备这个当主公,估计也不敢轻易就让他们三个上来。这他怎么没让别人上呢,是,和太史慈他们三个的本事也有关,可

    不得不说,要是再多加别人,或者换成其他人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就要出问题了,所以……其实就以刘备的想法来说,他不是不想再多派上几个将领,和太史慈他们一起守城,可显然,他很清楚,有些东西,真就不是自己一定能决定得了的。是,自己是汉军之主,这个没错,但是有些东西的展,就算自己是主公,可是事实如何,不用多说了,哪怕自己是主公,可

    能影响到的,其实也有限,所以作为刘备,他自己不得不说,这确实,有些东西,真不是自己想如何就能行的。就说自己倒是想灭了凉州军,可这事儿可能吗?所以,不用多说了。

    -----------------------------------------------------

    而马岱和甘宁虽说没有看到城头太史慈三人彼此对视,给自己和他人鼓励,可他们这时候,两人也是对视了一眼,而和太史慈他们,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太一样儿的地方。如果真说不太一样儿的话,那就是马岱和甘宁两人的交情,肯定要比太史慈他们深厚些。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因为太史慈他们三个,也不过是第一次三人合作而已。但是马岱和甘宁,那都不知道一

    起带兵多久了,可以说“革命感情”那早都有了,自然不是太史慈他们所能比的。而且不得不说,那太史慈三人虽说关系还尚可,但是毕竟这次只是他们三人的第一次合作,所以和马岱还有甘宁。确实还是没比。要说同僚是同僚,可以前不那么特别熟,如何才能增进感情呢,那么基本上有那么几个方法。而最为主要的两个。要不就是袍泽弟兄吗,那肯定是两人

    一起出生入死,哪怕就是陌生人,最后估计关系也都能不错,是不是。要不呢。就是两人一起喝酒,当然这个肯定不是说酒肉朋友,而是真正那种至交,一起拼酒,也可能成为好友。

    -----------------------------------------------------

    可显然,太史慈他们三个,既不是前者,也不是后者。但是马岱和甘宁两人呢,可以说是前者,不过后者也不是没有。所以他们两人的关系。自然不是太史慈他们三个所能比较的了。

    此时马岱和甘宁已经带兵进攻了,对于两人来说,能不能争口气,就看今日的了。自然,他们确实是不想像之前三日那样儿。可两人也清楚,很多事儿都是,不是自己两人想如何就如何的,反正最后只能是看最后到底如何吧。两人自然是希望和自己所想一样儿,倒不是一下就破城,可总得比之前强吧。这就是两人的想法,对他们来说,这今日又是一个机会了,

    自己两人自然该好好把握。要不然的话,就还得等明日再说,这显然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带兵进攻,城头的太史慈三人也已经做好了防御。三人都是轻车熟路,对他们来说,真是不怕你马岱和甘宁上来。就怕你们不来。说起来昨日太史慈还有文丑对上马岱和甘宁,还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谁让他们的武艺都比对方厉害呢。如果说之前在两人没上来前,逼

    退他们,有时候还得魏延出手,可到了城头,他们两人根本就不用魏延,两人直接就解决

    -----------------------------------------------------

    了。所以说起来昨日的战事,魏延他倒是有点儿郁闷了,毕竟刚开始倒是还好,毕竟马岱和甘宁都没上来,这太史慈和文丑,也还是需要自己偶尔过去帮他们一下。可等马岱和甘宁上来了之后,基本上就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对付凉州军士卒,有太史慈带着己方人马和荆州军还有兖州军上,等自己上去的时候,马岱都退下去了,至于说凉州军士卒,也都被己方给

    伤的伤,灭的灭,最后剩下的,也被逼退了。至于说文丑,和太史慈那儿也没什么区别。所以魏延是有点儿郁闷,因此,这个时候的他,可以说宁可是让马岱和甘宁在城下,一直,或者说永远都别上到城头来。毕竟他们在城下,可以说还有自己点儿事儿,是有自己表现的机会的,可他们上来了,那可真是没自己表现的机会。难道说自己去帮着太史慈和文丑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就以两人那个脾气那个秉性,他们也不想不会不让自己去帮他们。如果说这个时候,自己和两人的关系还都可以的话,那么只要自己有那个动作,去帮两人的话,

    -----------------------------------------------------

    那么最后自己和两人的关系,肯定是要直线往下降的,这都不用多说了。而魏延确实,他希望自己表现,自己能够出彩,可显然,要是用那些为代价的话,他是肯定不会那么做的。

    如果能两全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是自己既能表现出彩,而又能不被太史慈和文丑两人误会什么的,如此,那是太好了。可显然,这个时候,魏延觉得还是不太可能的了。这就是魏延的想法,显然,他和太史慈文丑,所想不一样儿。如果说太史慈文丑他们所想更多是好好守城,更多的战事,可魏延所想,还是如何表现自己,让自己出彩,这是他最为根本的目

    的。说魏延这个人,功利心其实还是很重的。说他对刘备没有点儿忠诚吗,那显然不是。但是如果说他能为刘备慨然赴死,这个显然也不可能。第一别说魏延对刘备还不到死忠,就说刘备不是一点儿都不看重其人,可就以刘备的作为来说,他所做的,还不足以让魏延为他赴死,达不到死忠,所以……魏延看到更多的,他觉得还是自己要在自己主公面前表现,哪

    -----------------------------------------------------

    怕如今的汉军,说起来都已经是日薄西山了,可这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这如今不是有着凉州军吗,不是有着兖州军吗,而且他还不信了,可能没有江东军的探子在这儿?所以魏延很清楚,只要自己表现足够出色,那么自己就不愁找不到新主公。不管是凉州军马,还是兖州军曹操,包括江东军孙策,可没一个是善茬,只要自己做到了最好,那么何愁他们不接

    纳自己?是,自己是对自己如今的主公没太大的忠心,可如今这个情况,可能是所有人都死忠吗?因此,就算自己不是,那又能如何?反正魏延不觉得有什么,至少在汉军还没有土崩瓦解之前,自己还是会忠于职守的,也不会背叛自己主公。可如果真要是有什么意外的话,

    那么有些事儿,可就不能怪自己了。魏延知道,自己主公对自己,那还算是不错,可自己也是做了自己能做的了,所以……(未完待续。)

    ();|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1960/33362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