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文学网-免费阅读,TXT小说 > 军史小说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十卷灭刘备 第八九八章 联军再战蕲春城

第十卷灭刘备 第八九八章 联军再战蕲春城

推荐阅读: 表哥掌心宠 宣见716涅槃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将军家的小村姑 重生之民国元帅 名台词收集系统[综漫] 帝国金主 隋唐之燕云十八骑 农门神断 她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

    所以这个就是两人此时此刻的想法,更准确应该说是之前很早就有了,要不然也没有司隶曹操退兵的那个事儿了,不是吗?此时的曹操收到了今日的情报之后,在中军大帐对着众人笑道:“各位,凉州军都已经进攻四日,不知各位都有何看法啊?”曹操虽说语气来讲,看似很随意的一问,可在大帐中的,那都是跟着他南征北战多少年的老人儿了,所以还能不知

    道自己主公的意思?不过作为武将,很少有人第一个发言的,除非是自己主公点名,要不就是实在是没有谋士在帐中,要不然的话,肯定都是谋士第一个开口,这个也算是兖州军中一个特定的吧。当然了,这个事儿肯定不是绝对的,那不可能,不过不同的时候,倒真是很少,非常之少。而且只要程昱在这儿,毕竟其人是个老前辈了,年纪在那儿摆着呢,可以说

    不管是武将还是文士,就没有几个不尊重其人的。这可以说不单单是因为其人的年纪,自然还有其人的本事,而且还有其人那个性格,也让有的人有点儿害怕,这个也确实是没错。

    -----------------------------------------------------

    在蕲春的张任,已经知道了马超带兵北上南阳,并且在樊城和刘备决战。对于这场战事,怎么说呢,哪怕是张任,他其实也是比较关注,毕竟这个可关乎到刘备到底最后什么结果。

    而之后兖州军的到来,也给最后的结果弄得扑朔迷离,但是张任他自认为自己看得还算清楚,那就是凉州军必胜,而汉军荆州军包括兖州军,他们的联军。必败。别管最后凉州军的损伤如何,他认为胜就是胜,败就是败。反正对于张任来说,如果是自己带兵的话。那么只以最后的结果来说话,其他的东西,真就那么重要吗?显然他是肯定不觉得的,所以……

    如果让张任带兵攻樊城的话,最后凉州军估计八成会胜利。不过那损失,可就不一定了,毕竟其人那个手段。他肯定和马超不同,毕竟凉州军就是他的家底,如果说越来越少的话,这他还拿什么去和曹操、孙策还有刘备他们这些人去拼?这三个对手,可没有一个是一般般的,所以要说马超不重视士卒,那根本就不可能。现实让他是重视也得重视,不重视。那也

    -----------------------------------------------------

    得重视,不是吗。又是一日,张任在城头迎来了兖州军江东军联军的再一次进攻,对他来说,不怕他们来,还就怕他们不来。张任是有点儿信心,可他还不至于自信心爆棚,不过对付兖州军和江东军,他倒是很清楚,自己也许最后依旧是守不住蕲春。可要让两军惨烈点儿,他自认为还是有可能的。当然了,这还是那话,前提肯定是凉州军也已经伤筋动骨了。可他

    张任对凉州军有什么归属感?所以就算最后全军覆没,他认为只要自己逃出来,那么就可以了,至于说凉州军士卒生死,那和自己有多大的关系呢?说起来要是一个非常忠诚的将领,一个对凉州军归属感非常深的将领。那是绝对不会有张任这样儿的想法的。可他张任不是这个情况,他既没对马超有多大的忠心,更对凉州军没什么太大的归属,所以能奢求他什么呢。

    因此,还是,他能守好城,尽力了,其实就算是马超觉得最好的了。当然了,如果说张任把蕲春这点儿人马都给整没了,马超一样儿是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他既然敢把人交给他,敢让张任守蕲春,那么显然,马超就很清楚最后的结果,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他都清楚。

    -----------------------------------------------------

    对马超来说,如果真是心疼士卒的话,他大可不必让张任来守城,可是没办法,想来想去,其实还是他最为合适。那么哪怕牺牲一些士卒,那也是在所难免,马超终究不是个圣人,他是个上位者,这历史就是用白骨堆成的,什么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他很清楚,这都没法。

    如果有选择的话,是既能让张任好好守城,又能让己方士卒少伤亡些,他自然会选择这个,可是马超他却没有选择,只能是二选一,要不让张任上,牺牲士卒更多;要不然就是换成其他人,能保住蕲春的不少人马,而对于这个选择,马超显然还是选择了前者,这就是他所想。

    毕竟他也很清楚,什么叫做“鱼和熊掌不可得兼”,毕竟马超是熟读孟子,不说倒背如流,可也差不多了。而他对于张任的想法,可能不清楚吗,可即便如此,他也依旧是要用其人,谁让张任是最为合适的那个呢。如果说别人合适的话,那么他也早就用其他人了,不是吗。毕竟张任如今和他的关系,和己方的那个关系,马超也许没有以前想那么多了,可却不代表

    -----------------------------------------------------

    他什么都不想。蕲春城下,除了张辽之外,其他三个,不管是孙翊、还是曹真、牛金,他们这个时候可都给自己暗暗打气,那意思,今日一定得比之前表现好才行啊。至于说张辽,他确实没那么太多的想法,虽说他也想自己尽力,可却也没说暗自给自己打气,他还不至于。

    四人带兵攻城,张任带领城头的凉州军士卒抵挡。四人不得不承认,这张任是真狠,怎么就看着不像凉州军的将领呢?你说不是凉州军将领吧,可他张任却是死守着这个蕲春城。可你说是,但是看他那样儿,还真是没把凉州军士卒太当回事儿。就说他们几个。也不是没遇到过凉州军将领,但是却没有一个像张任这样儿啊,这确实不得不让他们觉得有点儿奇怪。

    马超是那么一个比较爱惜士卒的人,可他却排派出了这么一个。不怎么不把士卒放在心上的将领,这确实,不得不让几人觉得不太正常。当然了,是,四人都承认张任的本事。所以他们也只能认为,就是因为其人的本事,所以最后马超才让他在蕲春了,要不然的话,不会

    -----------------------------------------------------

    如此。还别说,几人的想法,真是没错,事实还不就是这样儿吗。他们也许还没马超了解张任,可却并不代表几人这几日来,就对张任没有个了解。这个肯定是有了解的,毕竟作为对手,他们彼此带兵一攻一守,其实就算是一个最好的了解了,不是吗。这至少不管是张任,还是张辽他们四个,他们都不会否定这个的。所以说他们也许不如马超了解张任,可基本的

    东西,他们还是很清楚的。而城头上,张任以一对四。他确实是不占什么优势,如果不是因为是在守城,估计攻城的话,他肯定早就被逼退好几次了。不过张任确实是够狠。这个不光是敌军这么认为,就是凉州军士卒,他们也如此想法。毕竟之前几日的情况,不正说明了这个问题吗。不少人心里叫苦,心里骂娘,可这又有什么大用?反正如今张任是主将。他就

    算是说让所有人都自尽,估计也有不少人能听吧,至于说不听令的,那肯定更好处理了。所以不少凉州军士卒,对张任都比较畏惧,没办法,这将军心太黑,手太狠啊,这和其他的

    几位将军,分明就不一样儿!他们倒是更希望让别人守城,而不是张任,可谁让自己主公这

    -----------------------------------------------------

    么安排了,是无法改变的。所以有什么苦痛,那也只能是自己咽下,自己忍受了,不是吗。士卒没有说不怕死,只有不怕死的时候,可在张任这么狠心的情况下,他们也是无从选择。

    谁让人家是将军,自己不过就是个小屁士卒呢,这差距不可谓不大,说是那个天差地别,其实也并不为过。所以士卒可以说,都已经接受了,没办法,是不接受也得接受,接受那也得接受。当然他们也清楚,要想活得好,那就只能是把敌人给咔嚓了,而不是自己被敌军给咔嚓了,就是这样儿。如此的话,拖到城破的那一日,没准还能和张将军一起撤退呢。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活生生的人呢,士卒肯定不想白白牺牲,可看着联军的激烈进攻,反正每次下来,不都得死伤一批?这那个张辽又上来了,这噩梦啊,又来了!士卒可知道张辽的本事,所以是真不希望他上来,哪怕那个曹真上来也成啊,可惜这却是那个张辽来了!

    张任是赶紧带兵围了过去,知道自己武艺不如张辽,所以自然是人海战术,他当然不相信

    -----------------------------------------------------

    张辽能抵挡住那么多士卒,你张文远能杀死杀上一个、十个、那么成百上千,你张文远还行?你当自己是你以前的主公吕布呢,万人敌?不是张任小看他,就算是吕布那个虓虎再生,他在步下,在城头,也不一定好使。是,吕布在赤兔马上,手持方天画戟,那么在战场上,他确实是能万人敌,可一离开宝马,哪怕就是让他也拿着方天画戟,可在城头,也不一定能

    怎么好使,毕竟马上和步下,那差别可不小啊。所以这个时候,张辽已经陷入苦战了,他虽说和张任战在了一起,可架不住城头的凉州军士卒不住往他身上招呼啊,这不得说,张辽心里也叫苦,心说这个张任,真是一点儿武将的骄傲都没有,这他和城头的士卒一起对付自己,可真是……张辽倒是没好好想想,其实换成他是张任,基本上也会和他所做一样儿,毕

    竟面对一个武艺比你还高的将领,有几个守城的傻乎乎往前上,还就自己一个人的?那样儿的不是头被门挤了,就是脑袋被驴给踢了,还有其他的可能吗,应该是没有了吧。

    -----------------------------------------------------

    至少张任他肯定不是这样儿,不过张辽是没有想到。而且还没一会儿,便被张任带着凉州军士卒给打退了。说起来这绝对是让张辽心里不爽,可即便如此,他如今也只能是看着孙翊在城头对战张任,而自己掉落到了城下。至于说那边儿的曹真和牛金,还差点儿就能上去了。

    张任一看换人了,不过这个孙翊的武艺也就是和自己差不多,所以他自然是没有太多的担心。对他来说,张辽那样儿的,都顶不住己方士卒的围攻,一个小小的孙翊,又算得了什么?

    真的,这个也不能说是张任小看他,其实他肯定不会轻敌就是了。也不会如何小看了张辽、还有孙翊他们,包括曹真和牛金。可怎么说呢,毕竟张任所在凉州军,那什么样儿的人才没有,说起武艺,那不管是马超还是崔安,包括赵云、张飞、黄忠、典韦等等,这些人哪个不是一流?而且……(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1960/33362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