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文学网-免费阅读,TXT小说 > 军史小说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十卷灭刘备 第九五五章 夏侯深夜访汉将 续

第十卷灭刘备 第九五五章 夏侯深夜访汉将 续

推荐阅读: 表哥掌心宠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明末皇太子 名台词收集系统[综漫] 穿成贱攻的那些年[快穿] 龙牙兵王 穿成男主糟糠妻 海葵[综] 逍遥游 绝代宦爷

    而且出问题的话,还可能不是什么小问题,必然是大问题啊。所以魏延还能不怕吗,主要是他所作所为,已经是触动了刘备的底线了,他是很清楚。说起来魏延在汉军中,他真是谁都不怕,可真要说起来,他是唯独就怕两个人。第一,就是他主公刘备,然后自然就是诸葛亮了。为什么是这么个排序呢,当然肯定不是说刘备就比诸葛亮要强多少,不是这个原因,

    而是魏延的想法。他认为刘备刘玄德其人,是一个真正的枭雄,这样儿的人物,不是自己一定能欺骗得了的。所以哪怕自己不是那么忠心,可做事儿却也从来都是尽力而为,而他刘玄德都知道自己这样儿,可还能用自己,这个就不得不说,其人的枭雄之姿了,确实是不一

    般。而和他相比,诸葛亮就要差点儿了。当然魏延很清楚,孔明这个人是比较谨慎,和刘备比,他们的身份不同,所以所想的东西,出发点就不同。魏延很清楚,自己忠心多少,他刘玄德也都知道,而自己要真不尽力,不怎么给他汉军卖命,那么就算自己有吕布那么大本

    事,他刘备该不用自己,也会不用的。而且还要找机会给自己灭了,这就是他刘玄德。但是因为自己还算是尽力,所以他刘备自然不会如何对付自己。不是说他就一点儿不想,魏延清楚着呢,是他刘备不能那么去做。因为别管自己忠诚如何,至少自己背叛他刘玄德了吗?背弃汉军了吗?没有,都没有,自己非但没那样儿,反而还兢兢业业,给他刘玄德卖命。因

    此,他刘玄德不可能对自己如何,因为他如果就只是因为自己不怎么忠心,就对付自己的话,那么他能堵住他汉军人的口。可能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众口吗?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他刘玄德一直都是标榜自己正人君子,对手下人都如何如何,对老百姓又是如何如何。所以有

    些事儿,曹操会去做,马超也能,就算是他孙策,也未必就做不出来。可唯独就他刘玄德,是绝对不会那么去做的。而诸葛亮,他是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唯独在这个事儿上,刘备是绝对不会同意他的想法的。所以魏延对于此事,他可以说是看得比较透彻,所以有些事儿,他

    确实是敢想敢做,不过别被发现,那就比什么都好。可要是败露了。那可就什么都不好了。所以魏延也有自己的想法,他也不得不去担心顾虑,不过还好,想来那夏侯渊来这儿,他也是注意了,而且自己也没有看到其他人的监视,所以这个时候,魏延算是放心多了。不过却还没有掉以轻心。当然了,他夏侯渊肯定不会主动去告密什么的,不过自己不得不防汉军的

    人啊。但是他此时关上门了后。还是对夏侯渊一笑,“夏侯将军,请坐!屋中简陋,怕是怠慢了将军啊!”这倒是是实话。就算是刘备这个汉军之主,他那个屋中也比较简单,这个倒是没错。说起来刘备这个人,是喜好华服美食,但是和屋中的摆设可没有什么的关系。至

    少刘备的屋中,那确实是比较简朴。这个倒是一点儿没错。而且也不得不说,他们汉军,相比凉州军,他们可真是穷。而且别说是和马超比,就是曹操的兖州军,孙策的江东军,他们也都比不上,这个是真的。因此,连主公那屋中基本上都没什么,那么就别说是魏延他这个刘备的手下了。而显然,夏侯渊是很清楚刘备军现状的,所以他也是一笑,然后摆手说道:

    “魏将军客气了,可不至如此,何来怠慢啊?”夏侯渊那意思,你倒是也没有怠慢我,都没什么大事儿。这绝对不是他好说话,而实在是夏侯渊也算是比较了解刘备,了解刘备军,他也是个不怎么在乎这些外物的,这么一个人。说起来兖州军中,也就是曹洪那样儿的,是把钱财那些看得很重,其他的绝大多数,真就是不怎么太在意。所以不管是夏侯兄弟,还是

    说曹仁他们,真都不那么看重这些外物上的事儿。也就是曹洪那样儿的,比较贪财吝啬的人,才看重财物,其他人,真就没有多少。而夏侯渊自然是没有在意和魏延说了,魏延也是一笑,和对方也没说其他的,就是开门见山,直接问道:“不知夏侯将军夤夜来此,是有何

    贵干?”明知道夏侯渊可能是为了那个事儿来的,但是身为当事人的魏延,显然不能直接就那么和他说了。这不单单是主动与被动的问题,还有其他的问题在呢,所以魏延肯定不好是先说什么,都得听夏侯渊的。而夏侯渊一听魏延所问,他也是直接说道:“我来此之意,

    想来魏将军多少都应该知晓一二吧?”这就是夏侯渊聪明之处了,他可没傻乎乎直接就说我是来找你做什么的,而是一下反问了一句,那意思你魏文长难道就一点儿不知道了?他显然是不相信的,毕竟魏延要是崔安那样儿的,你就算是说他知道,夏侯渊都不可能相信。但是魏延是个什么情况,他确实,或者说兖州军内部,多少对他还是了解的。毕竟魏延不是什

    么无名之辈,绝对是刘备军中重要的将领,毕竟刘备其人,是比较重用他的,而且其人的本事也不一般,所以就冲着这么两点,魏延自然就是兖州军或者说曹操他们重点关注的对象。所以他不是路人甲乙丙丁,夏侯渊对他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如果你说他魏文长几岁尿裤子什

    么的,他可能不知道,但是相对于说其人的一些经历,其人大概的性格,那他可都知道一清二楚了。不要小看每个军中的情报,可没有一个是白给的,哪方诸侯不是都有着不少人给他们收集这些东西,那真是,都没差了什么。所以不管是曹操、马超他们,还是说孙策、刘

    备,可以说他们的情报,都是一等一的,绝对是没有问题。魏延一听夏侯渊的话,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意外的。毕竟就和兖州军知道他们的情报一样儿,魏延当然也从自己主公那儿了解过夏侯渊他们的情报了。所以对于其人如何,他多少也是了解一二的,并且这么些时日。夏侯渊都在樊城内,所以虽说没有什么太深的接触,可魏延还能说就一点儿都不知道对方吗。

    可以说夏侯渊这么反问了一句,才让他觉得这才是那个夏侯妙才,如果夏侯渊直接就说出来他来此的目的。那倒是让魏延小看他了,觉得那就不是夏侯渊的性格了。或者说他夏侯渊根本就没看重自己,所以他也没怎么重视,因此,最后才那样儿。不过此时夏侯渊反问了一

    句,倒是让魏延觉得不错,他觉得是其人对自己的重视。或者说也是兖州军甚至是曹操对自己的重视。所以此时魏延直接就说道:“夏侯将军所问,这让我回答的话,其实还真是,也许知道一点儿。不知道将军此来是否是为了……”魏延自然是直接就说了他所想的,那意

    思你夏侯渊是因为要来和我联系,所以这才过来的吧。当然魏延不可能直接说,你就是为了

    拉拢我到你们兖州军,所以才过来的,那不可能,魏延怎么也不会说那样儿的话啊。而夏侯渊显然也是很清楚,魏延能这么和自己说,已经就算是不错了,是最好的结果。他是绝对不会直接就问自己。你是来拉拢我进兖州军的吧?那话他还是不会说的,所以这个算是有点儿委婉的话,就已经是极致了。而此时的夏侯渊他对魏延也没藏着掖着,显然他是早就想好

    了。到底要如何去做去说。魏延这么问了,自己要怎么说,他那么问了,自己又要如何去讲。可以说虽然这个时候在樊城内,没有兖州军的谋士什么的,但是夏侯渊。哪怕他是比不上一个顶级的谋士,可却不代表他就没有什么头脑,反而其人还有点儿谋略,这倒是没错。

    所以他自然是想到了不少种情况,也都想到了自己要如何去应对。而显然,这个时候魏延的表现,可以说就是他之前已经想到的情况中的一种了。所以夏侯渊是马上就对其说道:“哈哈哈!魏将军所问没错,我此次前来,正是如此,正是如此啊!想我家主公,真可谓是仰慕

    将军已久,所以此时我亦是慕名而来,就是为了……”夏侯渊直接就对魏延说了,我就是来说服你的,这个他倒是没什么委婉的说法。毕竟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你还让他怎么说?肯定只能是这么说了,毕竟夏侯渊不是个文士,所以他真没有那么多弯弯道。更何况,他都清楚,这如今自己在魏延这儿,最好是赶紧“速战速决”,可别耽误,要不然的话,可真就是

    夜长梦多了,最后让刘备知道了的话,真是对谁都不好,不管是自己,还是他魏文长。所以比起魏延来,夏侯渊的顾虑和担心也不必他少多少,可以说他们两人还真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也是一条船上的人啊。对此,他们两人其实都清楚,知道自己的处境,也同样儿了解

    对方如何。毕竟自己都这样儿了,那么可以说对方其实真就不比自己强多少,甚至还要不如自己,这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反而可能就是这样儿了。这个时候魏延听了夏侯渊所说后,便直接一笑,“这首先我要感谢夏侯将军和贵军的厚爱,但是如今这个情况,夏侯将

    军必然也是一清二楚!这我军和凉州军……”魏延那意思,这如今己方和凉州军一战,最后的结果未定,我岂能轻易就做什么决定?结果这话听在夏侯渊的耳朵中,他却一下就觉得魏延还真是不怎么老实。当然了,这要如果说自己是他魏文长的话,估计也可能像他这么做。毕竟俗话说了,货比三家,这魏延要投靠别人,也还真有三家可以选择。己方是一个,那么

    凉州军就是另外一个,至于说江东军,可以算是最后一个,这不还真是三家了。而对于这个,夏侯渊并不觉得这就是魏延能当筹码的地方,毕竟他可以确定,如今除了自己之外,那两方,绝对是没有人来接触魏延。这个倒不是说马超和孙策就没有这个意思,实在是就算马

    超有这个意思,可如今樊城内也没有他们凉州军的重要人物,所以怎么去联系魏延,这个就是个问题。而说到孙策,他如今都没来樊城,那么显然,他是不知道魏延什么情况的。那么退一万步说,就算他知道,可樊城内也没有江东军的重要人物,试问这如何能和己方相比?

    毕竟在夏侯渊看来,这己方是自己亲自过到魏延这儿来了,那么不管是凉州军也好,是江东军也罢,他们最次也得派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吧。行,就算不是这样儿,那么至少也得是身份地位都别比自己低太多的人吧,至少还能有比较,要是不能相提并论的话,那可真是……所以夏侯渊知道,比起那两方来说,其实己方是走在了他们的前面。所以他当然是认为这个

    是一种优势了。当然了,也因为自己是第一个找他的,所以魏延也许还认为,他可能会有更好的选择,甚至有和自己谈判的筹码?这事儿也都不一定,反正己方是人才济济,是不多魏延这么一个,也不少他这么一个。但是哪个当主公的会嫌自己手下的人才少呢,至少自己

    主公肯定不会就是了。自然马超还有孙策他们,都不会认为己方人才多,因此,夏侯渊也知道,自己如今是近水楼台,不过更多的,那却还得看魏延的态度。(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1960/33363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