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文学网-免费阅读,TXT小说 > 军史小说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十卷灭刘备 第九五八章 蕲春城联军终破

第十卷灭刘备 第九五八章 蕲春城联军终破

推荐阅读: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明末皇太子 名台词收集系统[综漫] 厂公独宠“他” 高冷妖怪别撩我 庆余年 公主太危险 寻找魔尊的日日夜夜[重生] 超级特种兵之王 重生之大清逍遥亲王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郭淮此时对曹仁说道:“如此来看,将军却是不用再想着去樊城了!”这对曹仁来说,自然是好处更多。不过曹仁也不是说就一定是不想去樊城,显然,他绝对不是那个意思。但是郭淮却知道,自己将军如今连蕲春的事儿都没有整明白,那么他是绝对不会有更多想法的。所以曹仁自然是听了郭淮的话点点头,他何尝不是这么个想法呢。而不远处的曹真也如此对曹

    仁说,那意思如今己方是可以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蕲春上了,至于说樊城那儿的情况,自己主公都不准备下狠手,那么自己几人确实也不用管了。唯独牛金没说什么,毕竟有郭淮和曹真在前,他认为自己说不说什么的,都没大用。而且看自己将军那样儿,如果要不是怕自

    己有什么意见,估计都不一定叫自己过来。这他可绝对不是要来听自己意见的,不可能是想听自己说什么,无非怕自己有什么想法,所以是不得不让自己过来。所以别看牛金这个人头脑如何,至少这个时候所想的,还真是“**不离十”了,所以这头脑不怎么样儿的,也

    不代表他就什么都不懂,毕竟他不是傻子。听了曹真的话,曹仁也是点头,然后便让三人离开了。他本来也是,叫三人来此的目的,无非就是分享一下樊城的情报,就是这样儿。主要曹仁确实。他是要听听郭淮和曹真他们两个说什么,至于说牛金,在这方面,确实是可以忽略过去了。如果说自己什么时候这事儿都要指望着他的话,估计这自己带的人马,可能就

    要全军覆没了。不是说曹仁不相信他。实在是,你要让牛金带兵作战,和人来个单挑什么的,那都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就算是对上一流武将,其人不是对手,可他至少也不是说会败得那么惨。可你要是让他去想什么问题,那妥了,真是比他对上吕布都费劲,真的。所以曹

    仁真从来都不指望着牛金在这上如何如何。他还是更看重郭淮和曹真,这是必然。而牛金也清楚自己的位置,他知道,自己将军不问自己,那么自己就不用去多说。什么时候他问了,那自己就必须要说了,这个是肯定的。而其他的时候,自己就可以闭口不言。带着耳朵就行

    了,嘴。那就算了吧。三人离开,这个时候牛金才开口,不过这却是和曹仁告辞了。曹仁对三人一笑,摆了摆手,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如今还真是,就是拿下蕲春。比什么都重要。至于说樊城如何,确实已经不是自己所能管得了的了。或者更准确来说,就算是之前,那也不是自己所能管的。如果说最开始的时候,曹仁确实是想着能早点儿结束蕲春的战事。然后

    自己想办法带兵去樊城。可如今知道了自己主公的态度之后,他是真没有这个想法了。对他来说,这如今的自己,就是要完成好自己主公交给自己的任务,在荆州拿下更多的地盘。在孙策面前,从江东军中,为己方争取更多的利益,这就是曹仁认为,如今自己该做的。而

    现在来看,自己就算是合格了吧。蕲春战事不说,就说自己也算是争取了一点儿己方的利益,可毕竟自己这身份地位,不可能和人家孙策相比,所以哪怕是自己主公,他都能明白,自己如今能做到这样儿,其实就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毕竟就算是自己主公亲至,可确实,是比自己要强,但是他们是一个级别的,所以自己能和他们相比吗?因此,如今这样儿,就

    算是可以了吧。张任在蕲春城头,是迎来了联军的再一次进攻。对于联军的士卒,他们确实是不知道樊城的事儿,不过对于几大将领,他们自然是知道很清楚。说樊城的事儿和他们有关系,也可以这么说,不过就是关系不大。要说没有关系,也确实,真就没那么大关系啊。不过有一点倒是没错,就是不管是孙策也好,还是说曹仁也罢,他们都早就已经把樊城的情

    报,说给了众将所知,因此,他们可都没有一个不知道樊城的战况的,不知道的无非就是联军的士卒,还有张任和凉州军,有就是这样儿。张辽他们经过之前的两日进攻,因为他们算是比最开始的时候强多了,所以如今这信心也是增加了一点儿,至少他们也都清楚,这张

    任是有本事,可在己方联军这么激烈进攻下,这蕲春自然是早晚都要被己方给破了的。如果说张任是马超的话,那么他们还不敢就这么去想。可张任终究只是他张任,而不是马超,所以他们有什么不能想的呢。说起来他们认为,要是守城的不是张任的话,没准己方就早破

    了蕲春的。当然了,要是碰到一个比张任还狠的,那就只能算是己方倒霉了,那都没办法。而如今呢,张任虽然说算是个狠人,这点张辽他们都是认同的,不过他们却也都知道,凉州军中,比张任狠的人,应该还有。而比他厉害的,自然也不可能没有,所以他们也算是庆幸,还没有碰到比其人还要狠,比他还厉害的,要不然的话,那只能是让众人觉得更棘手,而且

    己方要伤亡更多。此时依旧是张辽第一个上了城头,然后和张任对上了。这二张是战在一处,当然也是少不了凉州军和江东军的身影,更是有几个兖州军士卒,也算是悍勇,趁着张任和张辽战在一处的空当,他们是比自己将军还早上来了。这个时候可真是,连曹真和牛金

    都没上来,所以比他们还早上来的兖州军士卒,那自然是悍卒无疑。至于说江东军,好歹张辽已经是上来了。所以陆续跟着他上来了江东军士卒,其实也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连曹真和牛金都没上来,可兖州军士卒却上来了几个,所以他们都能如此,就更别说是如今

    的江东军了,不是吗。二张战了没几个回合。可以说就是没一会儿的工夫,下面的,肯定不是曹真和牛金了,而还是江东军的孙翊,他是紧随其后,也是带着人马上来了。曹真和牛金在下面是非常着急啊,这关键的时候,还是人家江东军争脸,这自己两人怎么就和张辽他们真有那个差距呢。他们心里是真清楚。可嘴上也是真不承认,如果说真能说出来的时候,

    那也只能是在己方人面前,曹仁了或者说郭淮,也就是这样儿了。哪怕就算是己方的士卒,他们也不会在嘴上承认什么。毕竟曹真和牛金都清楚,自己两人心里如何认为,那是心里的事儿。可要是承认了,那知道的。了解情况的,那都明白,自己两人是真不如人家张辽和孙

    翊。可要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呢,那没准还真可能就误会了,也许到时候就会直接认为,是不是己方就不如他们江东军了?是。真说起来,他们确实是不怕别人你这曹真不如人家张辽,牛金也不如人家孙翊,说实在的,曹真和牛金真是不怕别人说这个。因为这本来就是事实啊,所以哪怕他们认为这事儿丢自己的脸,可他们两个也不怕别人说。但是对于后者,也就是

    要是有人因为这个,而认为己方兖州军就不是他们江东军的对手,这个的话,两人肯定是不干的,这个必然。因为说他们,他们哪怕是不想接受,可被人说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多也不过就是自己丢点儿人,如此而已。但要是说己方兖州军不如他们江东军的话,这个绝对是他们不能接受的,毕竟己方的实力,那可真要超过江东军。其实就别说兖州军要比江

    东军强,那么就是真不如他们,可在曹真和牛金的眼中,也是不容他们去说己方如何如何不好的,这个是肯定的。这个怎么说呢,就和你自己家的孩子一样儿,说起来你或者你家亲戚怎么说自己家的孩子,那都是自己人,所以基本上都是无所谓了,可要是换了个外人说呢

    ,那么你能干吗?所以显然,这在曹真和牛金的眼里,兖州军就和他们的孩子,其实都是一样儿的。哪怕不是这么回事儿,可也差不多少了,甚至在两人的眼里,这兖州军比自己孩子都亲,毕竟这……所以不管他们如何想法,至少是不会想让别人他人去说己方的不是的。

    所以他们两人自然是有着自己的想法,不想在所有人面前表现出不如张辽和孙翊来,而且嘴上真就是不会承认这个,除非是在比较亲近的人面前。而这个时候,两人也终于是带着己方士卒上去了,不过那边儿孙翊已经是被逼退,确实很无奈,张任武艺是不及张辽,可他和孙翊,好了说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不好听的,那他们就是个半斤八两而已,所以张任是

    靠着凉州军士卒,给孙翊逼退了。而这个时候曹真和牛金根本也来不及去看孙翊如何,他们是各自提着自己手中环首刀,是直奔张任。张任一看,心说好了,这一下就又来了两个,刚逼退一个,这又来了两个,真是够头疼。不过他一点儿不惧,是带着士卒跟张辽他们三人

    周旋在了一处。之后被逼退的自然是张辽,这当然不是说曹真加上牛金就比张辽厉害,实在是之前孙翊退下后,虽然曹真他们上来了,可一时间,张任直接就带着士卒更狠对付张辽了,所以他不被逼退,可能吗?如今就只剩下了曹真和牛金他们,两人还在咬牙支持,他们

    肯定不是说武艺不是张任对手,还真就不是那样儿,而是城头的凉州军太多,而江东军和兖州军,在城头上的人,真是不够看的。不过在两人苦苦支持中,这个时候的联军士卒是越来越多上到城头上,虽然还是没有凉州军多,但是多少能减轻他们一方的压力啊,并且对城头的曹真和牛金自然是有好处的。而对张任还有凉州军士卒,那自然就是没有什么好处了。

    孙策和曹仁,在后看到己方将领和士卒的表现,显然他们不止是对几个带兵的满意,更是对己方士卒满意。反正在他们看来,这己方的士卒已经是打出来己方的精神了,也就是己方的水平,所以他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是,还不能破了蕲春,这个他们都清楚,也都看得出

    来,可仔细这么一想,这样儿还不是意料之中的?不过就是如果说按照如今这个情况走下去的话,那么蕲春也就是三五日,必破!这就是他们的想法,显然,不管是孙策还是曹仁,他们这个时候对己方是很有信心,当然了,加在一起,他们对联军也是有信心了,这自然。

    最后当蕲春城头的张任,再一次逼退了四人之后,孙策便让己方士卒鸣金收兵了,而之前,他自然也是看了曹仁一眼,那意思我要收兵了,而对方自然也是同意的。或者还是那话,别说这个是曹仁如今同意的,就算他真是不同意,那么最后难道还能不听孙策的?如果是曹操在这儿,那么自然是可以不听孙策的,但是曹仁呢,呵呵,还是那话,只有妥协,只能妥协。

    张任看到对方的人马终于是撤退,可以说他真是暗中松了口气。有些东西,他作为主将,是非常清楚,不过这都是自己选择的,和马超没关系,和凉州军更是没什么关系。反正对他来讲,自己不会身死,也不会被江东军俘虏,所以自己有什么可怕可惧的呢?还是那话啊,

    大不了自己让蕲春的凉州军全军覆没了,也不能让联军好过多少,不就是死磕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失败的后果,最大的无非就是蕲春丢了,然后在城内的凉州军全军覆没。

    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1960/33363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