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文学网-免费阅读,TXT小说 > 军史小说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十卷灭刘备 第九六九章 邾县曹子孝求援

第十卷灭刘备 第九六九章 邾县曹子孝求援

推荐阅读: 将军家的小村姑 明末皇太子 穿成贱攻的那些年[快穿] 穿成男主糟糠妻 反派的掉马日常[快穿] 二战之无限兑换 绝对荣誉 唐砖 帝国金主 他改变了罗马

    哪怕他张任对自己主公有意见,哪怕他对己方的态度是那样儿,哪怕……只要张任之前没那么做,没让凉州军全军覆没了,那么张飞、黄忠也好,是武安国也罢,他们都不会在心里腹诽张任那么多。…頂點小說,可结果,实在是让他们难以接受,所以再加上其人那样儿,因此,要说对他没有意见,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武安国这是没有看见张任,要不然的话,他要是来这

    儿的话,未必就比西陵城张飞那儿好多少。别看武安国官职没张飞高,可终究是个元老人物,虽然张任是不怕他什么,不过要真是发生矛盾什么的,马超也不会就站在张任那边儿。这个不管谁有理谁没理,最可能的结果,就是各打五十大板,然后……毕竟武安国不是张飞,

    哪怕他也是个元老人物,可终究是不能和张飞相比。如果说张飞和张任出了什么矛盾,两人闹上了,那么马超他是绝对要偏向张飞的。毕竟张任不说是个降将,就说他对自己对己方那个态度,马超可能对他没意见?说起来如今这样儿,他就觉得就算是不错了,张任别管对

    自己对己方如何,什么态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为己方做事,所以马超觉得已经足够了。那么他要真和张飞出现什么问题,闹上了,那么马超肯定要向着张飞,而不是他张任。哪怕最后他张任有什么意见,马超都不会如何在乎。毕竟张任是个人才不假,可他能和张三爷比吗?所以马超可能的态度。就不言而喻了。至于说要把张飞换成是武安国的话,那就不太一

    样儿了。武安国除了武艺要高上张任那么一点儿之外。其他方面,还真是没有超过其人的。当然了。武安国毕竟是元老人物,这个不是他张任所能比的。不过除开这个之外,其他方面,好像还真是没有了。所以他们两个要是闹开的话,那么马超到时候最大可能,就是给两人各

    打五十大板,这事儿就算完事儿了。至于说他们两人可能都会有意见,那马超不会去多在乎什么,毕竟自己是主公。自己做事儿当然有自己的道理了。说起来武安国是元老不假,可他和张任相比,他总体上是不如张任,所以马超这个当主公的,那就是各打五十大板,这确

    实已经是给了他面子了,毕竟他是元老,要不然的话,马超都可能去向着张任。毕竟他是上位者,是主公,不是你家亲戚什么的。武安国和张飞是都一样儿,都是凉州军元老。可和马超的关系,显然是后者更近,所以对马超来说。后者自然是更亲近,那不是张任所能比的。至于说前者,倒不是说马超就不看重。实在是他和张飞不能比啊。至于说和张任,马超那最

    后处理的话,那么“公平”,所以……叮嘱士卒后,武安国就下去休息了。他都清楚,这个时候的自己,当然是多休息才好,如此,才能对付之后联军越来越激烈的进攻。这联军第一日进攻,不过就是开胃菜,谁都知道,就算是两军士卒,都明白。而武安国他哪怕嘴上不

    承认,可心里也都认可,他是不如张任。虽说最后他给己方在蕲春的人马给整全军覆没了,但是即便如此,也抹杀不了其人的守城功绩。尽管武安国并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就是事实,这就是已经发生而且又改变不了的。说起来自己要是真有张任那个本事,这第一次让联军试探进攻,也不至于有些吃力防御他们了。武安国自认为自己能对付江东军,也能对付得了兖

    州军,不过他们联合到了一起,这个……确实已经不是他想对付,就一定能对付得了的了。孙策曹仁他们带兵回去后,孙策是简单对众人说了两句,然后最后说明日再战,他就让众人告退了,曹仁他们也回了自己大营。他对于曹真和牛金的表现,自然也是比较满意。当然了,确实武安国不是张任,曹仁这么多年的经验,他还看不出来吗,这己方碰到一个不如张任的

    武安国,算是比较幸运了。他确实是有担心,就说张任那样儿的,哪怕就是再来一个,估计己方都要吃不消了。他倒是不知道江东军会如何,可至少己方确实是要不行了。所以曹仁已经是准备给自己主公亲笔书信,让自己主公再调兵来江夏,要不然的话,这己方人马就要

    没了。说起来曹仁不怕这己方人马没江东军多,他孙策带兵再多,可该给己方的面子,肯定还是要有的,这个是和己方人马有关,可更大的关系,是他给自己主公,给己方的面子,而不是他孙伯符给自己面子。所以曹仁清楚,这该有的,那肯定是有,不过在很多问题上,

    却是不得不承认,自己没办法去争,因为这人马没人家多。而在返回自己大营的时候,郭淮也看出来自己将军的顾虑了,当然了,本来他也是早就想说的,不过一直都没找到什么太好的机会而已。不过这个时候,他觉得是到时候了,所以他直接对曹仁说道:“将军,如今的情况,我军人马和江东军相差甚为悬殊啊!”郭淮这就算是比较会说话,至少他了解曹仁

    的性格,他没直接说,己方人马少,太少了,而是说和江东军比,实在是差距太大。说起来曹仁这个人,他是绝对受不了己方不如别人的,尤其是江东军,所以他们暂时在江夏比己方人马多,曹仁他不是说就接受不了,可相差太大的话,确实,也是让他有一些事儿难做。

    不过之前他一直都没什么动作,也是有着自己的考虑的,不过如今他是动摇了一些想法,当然了,经过郭淮这么一说。曹仁也知道,自己是有想法。可这几个将领呢,难道说他们就没有想法了?自己能忍着点儿。可他们确实,未必啊。所以曹仁也是问了一句,“那么伯济

    以为,我军该当如何?”曹仁虽说他已经想到了,郭淮会说什么,可他依旧是问了一句。毕竟郭淮既然是想要向自己谏言,那么自己是一定要给他这么个机会的。而郭淮,他显然是了解自己将军的意思,不过他还是笑着说道:“将军。如今不如向主公求援调兵,如此,自能解决得了我军如今之困!“果然,曹仁心说,和自己所想确实是一样儿嘛。当然了,要真

    有什么新的,还能让曹仁有点儿意外,不过郭淮所说这些,他是没有什么意外的。所以对郭淮的话。曹仁自然是点头,毕竟他也是这么个想法。如果说之前他还是有所顾及的话,这个时候郭淮都这么劝他了,他自然是顾虑小了。也知道,这自己是该写信给自己主公,让他

    调兵来江夏。至于说结果。曹仁并没有什么担心的,哪怕他也知道。如今的樊城,己方也不过才调兵两万到那儿。可就算是再来两万到江夏。这己方也不是做不到,所以是看自己主公想不想,而不是说己方就做不到。别说是两万,就算是来二十万,己方也不是没有,无非就是费些劲,就是这样儿。而且人马在战斗的时候和平时,那所消耗的粮草,都是不一样儿

    的,所以己方不是没有人,主要粮草,那才是最大问题。而曹仁最为兖州军嫡系的将领,他还能不知道己方的短板在什么地方吗。真说起来,己方可不比凉州军少多少人,可钱粮却是不能和人家相比的,所以……不过虽说如此,可曹仁他是早已打定了主意,回大营之后,就给自己主公写信,毕竟江夏这边儿的战事,自己不能不上心啊!所以等曹仁和郭淮还有曹

    真牛金他们回了大营之后,曹仁是直接对他们说道:“今日各位都累了,所以都早回去休息吧!”几人一听,是连忙应诺,郭淮自然是知道自己将军要做什么,而曹真和牛金,虽然没一下就知道曹仁要做什么,不过看郭淮一副了然的样儿,他们就清楚,郭淮是知道的,那

    么自己两人问他也就是了,不必非要纠结在这上。所以郭淮他们和曹仁告辞后,三人是并肩离开了。曹仁一看三人离去的背影,他是微微一下,摇了摇头,不过却没自言自语什么的,直接就回了自己大营了。而刚走了没几步,曹真就问郭淮,“伯济兄知道将军是要做什么?”

    郭淮一笑,他也没隐瞒,就对曹真和牛金说了一下自己刚才和曹仁所说。毕竟虽说之前几人都是一起回来的,不过因为郭淮和曹仁说话的时候,曹真和牛金还和他们有段距离,所以两人也都没听到他们说什么。当然了,这也是之前曹真和牛金两人也是忙着说话,他们确实是没有在意自己将军和郭淮的对话,也是曹仁和郭淮两人说话声不大,再加上曹真牛金和他

    们有段距离,而且还没注意,所以他们两个自然是不清楚了,要不然的话,曹真也不至于说问郭淮。他问郭淮,也是代表了牛金,毕竟他们两个可都不知道,而且看牛金那样儿,显然也是更想知道这个。而此时两人听郭淮说完后,他们都是不住点头,其实就算郭淮不去谏

    言,曹真也是要和曹仁去说的。就算是牛金,他都不是没有自己想法,不过就是不爱说而已。而曹真点头过后,他也对郭淮说道:“伯济兄所言甚是,这将军确实,应该是给主公写信了,这如今……”曹真简单说了一下如今己方的情况,说实话,他认为也不怎么乐观,主

    要就是己方的人马没有江东军多,关键是如今相差是越来越悬殊。是,之前没在蕲春巷战的时候,己方人马也少,可却还没像现在这样儿。可这时候再看看,实在是和江东军差距不小,所以这可不单单是曹仁、郭淮他们不能接受,就算是曹真牛金他们,其实也都是一样儿的。毕竟这己方不占优,直接就让他们觉得这自己是矮了江东军将领一头,是啊,这按道理

    说,还不至于这样儿,可他们两人都是那要脸面的人,所以这确实,这事儿可能不丢面子,还给你增加面子吗?所以这确实,也是让两人觉得脸面无光。当然了,这绝对不是最重要的,显然有比两人脸面更为重要的,他们也是那么认为的,那就是己方和人家江东军比较而言,

    是没有什么优势了。是,己方战力是比江东军强点儿,可如今和人家相比,人马相差那么悬殊,这就不得不承认,己方的优势已经没有了。可不是吗,人家人马比你多那么多,这你战力就算是逆了天了,这也还是没办法和人家相比啊。所以两人也是顾虑这个,他们显然是

    不想这样儿的。牛金这个时候也和郭淮说了几句,于是三人就这么闲聊,之后是各自回了自己大帐。他们这边儿是这样儿,而曹仁回到了中军大帐后,便开始给曹操写信,内容很简单,自然就是让自己主公出兵,加派援军。而且他写得很清楚,这不给援军的话,己方这人马就要没有了。说起来和江东军相比,就算是不占优,曹仁也真是,未必就一定会动笔写信

    给曹操。毕竟这个事儿都到了如此的地步的话,只能说是自己无能啊,要不然的话,这城池没占几座,却是让己方伤亡惨重,曹仁可能认为和自己无关吗?不过哪怕是如此,这己方人马可就要没了,这要是自己再不求援的话,真是让江东军看了笑话了。而且这不止是江东

    军,真要是己方人马都光了,那么凉州军也是看了笑话吗,毕竟如今的江夏,总体上还是凉州军的地盘,邾县更是凉州军所据,这己方丢人,第一个耻笑己方的,估计就是他们凉州军了。(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1960/333634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