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文学网-免费阅读,TXT小说 > 军史小说 > 大明小厨师 > 京口瓜洲一水间 第十七章 乌头毒

京口瓜洲一水间 第十七章 乌头毒

推荐阅读: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明末皇太子 穿书之炮灰也要去修仙 龙牙兵王 穿成贱攻的那些年[快穿] 女总裁的神医兵王 超神妖孽兵王 反派的掉马日常[快穿] 寻找魔尊的日日夜夜[重生] 暖暖拯救世界[综英美]

    陈小洛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那阴鹜的眼神此时变得和气许多,一身衙役的衣服倒是没有飞鱼服穿着霸气,

    假如不是对方面容没变声音没变,陈小洛几乎不敢确认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前不久拿刀架在他脖子上的程卫东。

    但这确实就是他,从他无意回眸的冰冷眼神中确认无疑。

    只是回眸的一眼,陈小洛便感觉周围的温度直线下降,从头顶冷到脚心,连嘴里呼出的空气都是冷的。

    陈小洛总感觉他望向自己的眼神里带着一丝阴狠,难道自己这个下属让他不满意?

    “走吧,两位。”

    程卫东领着仵作走在前头,王大叔紧随其后,陈小洛跟在他们仨屁股后面。

    四人上路,赶往青田村。

    等到四人赶到青田村,已是深夜。

    整个青田村灯火通明,村里死了人,还是平时人缘极好的张二狗,谁的心都没那么大能睡的安生,

    村民自发的点亮每家的油灯拿到张二狗家门口,

    仵作进屋已经有一些时辰,还是没有出来。

    村民焦急的等待,

    陈小洛没有进屋,那令人作呕的气味他在屋外闻着都想吐,他闻到那股味道就能想起张二狗在他身旁死去的样子。

    程卫东也没进屋,他从一开始压根就没进去过一步,只是在屋子四周四处看看。

    果然是有经验的锦衣卫,陈小洛感叹不已。

    屋内尸体的情况有仵作去验尸,自然不用程卫东这个快班衙役去查探,

    只有从周围的环境和细微之处去排查,才有可能有意外的发现。

    程卫东看的很细,用脚步一步一步的去丈量,专业而负责,和刑侦片里那些查案的警官倒是有些相像。

    以后真当了锦衣卫,只怕这些也是要学习的技能之一,技多不压身,陈小洛决定仔细的看一看学一学。

    周围的村民都围在屋子门外看仵作如何查验尸体,至于那个走来走去的衙役大家倒是没多大兴趣,

    谁知道他在那瞎走啥呢——累计步数?

    只有陈小洛关心,

    突然,他发现程卫东停了下来,

    只见程卫东四下打量,见无人注意到这边,蹲下来从地上捡起来一样东西,

    动作太快,以至于陈小洛没看清捡起来的是何物。

    他是发现了什么?

    一定是这样,陈小洛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没想到这个程卫东倒是有几分本事。

    张二狗虽说平时嘴上不积德,但是为人倒是不错,若是能查到死亡的原因,不论是对村民还是对张二狗甚至是对大黄狗,都是一种交待。

    陈小洛动了动身子,刚张嘴要问,

    却见程卫东从衣袖里掏出一只鹌鹑,“得得得,我的小乖乖,看看爷给你抓了啥……哈哈,虫子!今儿可不能饿了我的祖宗。”

    卧槽!

    陈小洛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尼玛的,搞了半天你丫抓虫子呢。

    还能不能有点节操。

    他觉得自己瞪着眼睛看了半晌就是特么有病,

    一个大老爷们偷偷盯着另外一个大老爷们这么久,就为了看他丫的抓个虫子喂鹌鹑,简直吃饱撑的。

    此时仵作从屋里走了出来,村民们连忙围了上去。

    “怎么回事大人?”

    “张二狗这么好的人怎么死的啊!”

    “谁干的!”

    “看着像中毒死的?”

    “不对啊,我看张二狗的身上有明显的刀伤……”

    “中毒的那条狗……狗肉还能吃吗?”

    ……

    仵作一脸的黑线,用手压了压,

    “稍安勿躁,我想问下,是谁最先发现死者?”

    “我。”陈小洛走了出来。

    “把你看到的情形说一下。”

    陈小洛点头,

    “早上的时候,我闻到一股子异味,听王大婶说二狗叔已经一整天没见着,心里怀疑。我便与王大叔过来,发现二狗叔的房门是从内销上,窗户也全都紧闭。”

    “从里面销上?”仵作眼睛一亮。

    “没错,当我破门而入,当时门前地上有一堆水渍,然后看到的情形就是您所看到的样子。”

    他没有说见到张二狗的时候张二狗还活着并且说了一些临终遗言,由于张二狗临死时候说的那些话,他总觉得张二狗是因自己而死,

    仵作点点头,转身面向村民,

    “从死者的状况来看,死者应该系中乌头毒致死,他身上有刀伤,但是并不是致命因素。

    屋内房门紧锁,财物并无丢失痕迹,自杀的可能更大一些。”

    陈小洛眉头微皱,自杀?如果张二狗没和他说那些话,他倒可能相信这个结论,但是此时的他不信,他相信张二狗一定是死于他杀。

    他在思考,如果张二狗死于他杀,那么就能一点点反推,刀伤,水渍,销上的门……

    ”大人,这乌头毒到底是什么毒?“王大叔问。

    村民也都丈二摸不着头脑,要说砒霜鹤顶红这些毒药,他们都知道,可乌头毒他们却是从未听过。

    “乌头毒是一种……”

    “说这么多干嘛,解释他们也听不懂。”

    程卫东打断仵作的话,

    “先别管这是什么毒,你们只要知道这是一味能让人死掉的毒药即可。

    至于案子我们会继续跟进,大家都回去听消息吧,麻烦你安排几个人把死者抓紧入土为安,毕竟腐臭着放在这也不是办法。”

    他给王大叔安排。

    王大叔点头答应,回头想叫陈小洛,却发现陈小洛愣在那里。

    王大叔的话点醒了陈小洛,这个乌头毒,他知道。

    乌头其实并不能称为一种毒,它其实是一味药,主根为乌头,侧根为附子,独根为天雄,均可入药,这是一味常用的祛风散寒除痹止痛的药。

    可它却有一点有毒的成分,便是乌头碱。

    进食过量的乌头或附子,均有可能造成乌头碱中毒,只需要乌头碱的含量超过3-4mg,便会导致死亡。

    既然知道死因,那么从乌头毒的源头查起似乎简单了许多。

    王大叔没有理会发呆的陈小洛,叫了几个村民,想要把张二狗抬到地里给埋葬起来,入土为安。

    三五个村民捂着鼻子强忍着腐臭味道,正要进屋。

    “慢着!”

    大家诧异的望着陈小洛。

    “尸体不能动,二狗叔的死因没有查出来,若是埋了岂不是没了证据。”

    “这……”王大叔有些为难。

    程卫东的脸色变得铁青,两眼冒着阴鹜的目光,手中的鹌鹑被他捏的唧唧直叫差点断气。

    陈小洛觉得案子总归要查个水落石出,不然死了的人会死不瞑目,活着的人会于心不安,

    哪怕张二狗叫他走,

    他觉得既然事情极有可能因他而起,如果就此一走了之那也太过于混蛋了,

    “仵作先生,不知道这乌头咱们江都县有几家药铺有卖?”

    陈小洛迈出一步,眉头微蹙。

    “只有一家。”仵作道。

    一家?

    那就好办了,陈小洛微微一笑,

    “大叔,咱们再去县城一趟,去看看这家药铺的乌头到底卖给了谁!”

    陈小洛没有注意到,程卫东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

    程卫东也没想到,陈小洛竟然知道乌头是一种药材……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31406/93523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