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文学网-免费阅读,TXT小说 > 军史小说 > 大明小厨师 > 京口瓜洲一水间 第十八章 死得其所

京口瓜洲一水间 第十八章 死得其所

推荐阅读: 表哥掌心宠 宣见716涅槃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将军家的小村姑 重生之民国元帅 名台词收集系统[综漫] 帝国金主 隋唐之燕云十八骑 农门神断 她养成的反派都崩坏了(快穿)

    “不必了!”

    沙哑的声音在陈小洛身后响起。

    程卫东黑着脸走了过来,手里的鹌鹑歪着脑袋气若游丝。

    “查案本就是我等衙役职责所在,既有线索,我等即刻启程去查探,就不必劳烦诸位乡亲了……”

    “大家但请放心,无论如何,自会给死者一个公道!!”

    公道?

    陈小洛此时脑海中尽是张二狗平日的和善身影,

    兀自上前,道:

    “柳大人,死的可是我们青田村的人,难道我们不能一同尽快侦破此案吗?”

    说到这里,他猛的抬头盯着程卫东。

    程卫东面无表情,眼中深处透出一丝阴狠,扫了一眼外面围着里外三层的村民,忍下心头怒气。

    他眉目低垂,声音越发平静下来。

    “张二狗若是自杀,人死万事空,自然是一了百了……”

    “若真是被恶贼所害……”

    说到这里,他环顾四周,扫了一眼,慢吞吞道,

    “让乡亲们一同协力,自然是好的,但若是有人因此被恶人凶狠报复,那便是我等之过了。”

    说到这里,他大步上前,朗声道,“诸位乡亲们当心,职责所在我自然不敢怠慢,一定给死者一个公道。”

    人们议论纷纷。

    陈小洛走上前,道:“多谢柳大人的好意,但大人可知道二狗叔不是自杀?”

    “不是自杀?”程卫东捏了捏袖子中的东西。

    不置可否。

    “证据!

    你有什么证据!”

    “刀伤!”陈小洛。

    仵作笑了,他突然发现,这个小子有点意思。

    程卫东冷哼一声,

    “我谅你也不懂,从伤口的走向以及刀落地的位置,可以判断出刀伤是死者自残的行为,这岂不是更能证明死者是死于自杀。”

    陈小洛摇摇头,

    “谁说砍自己就是自杀?不错,二狗叔是拿刀砍得自己,但他只是提醒查案的人他不是死于自杀。

    乌头毒的毒药虽然致命,但是人不会马上就死,这中间有个时间差,

    可是二狗叔已经没有能力破门而出,任何人进来都会判断他是把门插上,然后服毒自杀。

    他只有拿刀自残,才能告诉别人他是被人杀死的。”

    “那房间的门又是谁从里面销上的呢?那凶手又是如何出的这个房间?”仵作笑问道。

    陈小洛看了他一眼,

    “是冰块,门销底下垫上冰块,这个天气冰块融化倒是容易的很,冰一旦融化,门销便会自己落下。”

    王大叔恍然大悟,

    “所以地上会有一滩水?”

    陈小洛点点头,

    仵作鼓掌,

    “没错,这样分析死者确实是死于他杀,而家中财物并无丢失的痕迹,说明不是图财,只是专程害命,因为……没有谁会平白无故吃这么多乌头。”

    仵作道,

    “而整个江都县只有开明药铺才卖乌头这味药,所以咱们不妨去一趟开明药铺。”

    程卫东摇头,

    “没有证据,一切都只是你的猜测而已。”

    “证据应该在柳大人手中吧,我刚刚见柳大人在窗户底下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陈小洛他才不相信刚刚他的顶头上司真的是在那抓虫子,因为他看到程大人已经把他的小祖宗捏的奄奄一息。

    “大人刚刚在墙角捡起一件物事,不知又是何物?”

    “你……”

    程卫东的脸色变得铁青,他没想到陈小洛会一直注意他。

    该死……

    陈小洛总感觉程卫东怪怪的,

    “柳大人,可能让您把证据给大家伙看不太符合规矩,可是您想想,大家伙翘首以盼都想知道咱们明察秋毫的柳大人到底发现了什么,这种心情希望柳大人理解。”

    一口一个柳大人,把程卫东的脸都叫黑了,他眸子在眼眶里不经意的转了一下,

    “我确实发现一件凶器。”

    他从袖中拿出一件黝黑的吹管,造型古朴。

    “只是案子还需要进一步去排查,凶手歹毒难道你就不怕死吗……”

    怕死?

    陈小洛牛脾气倔的很,别说此事跟他有关,就算没关系这件事他还真管定了,

    他走到人群中间,清了清嗓子: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柳大人,小洛虽然胆小怕事,可也知道杀人偿命的道理,如果因为查明真相捉拿凶手而死,那我只能对自己说,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程卫东。

    “好!

    好一句,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没想到乡间小村的一个少年,竟然能说出这番话。小兄弟,这个案子,我帮你查定了。”

    是一旁的仵作。

    陈小洛连连作揖,“多谢……”

    他这才打量起这个仵作,

    一身洗的发白的长衫破旧不堪,眉宇间透着一丝郁郁不得之感,而立的年纪乌黑的头发倒是梳的一丝不乱。

    “仵作先生别添乱了好不好?出了乱子你我担待不起。”

    程卫东强压住满腔怒火,越是冲动的时候说话越要冷静。

    仵作摇摇头,

    “非也非也,柳大人想来是怕歹人伤了百姓性命,可既然百姓都是像这位小哥一般不惧生死,那咱们自然要去一趟药铺帮他们把案子查的水落石出。”

    程卫东咬紧牙关,

    “查案子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药铺我自然会去,可若是流窜的案犯,若是从其他县城买的药材,那从药铺也无从查起,毕竟谁也不知道张二狗到底得罪了谁。”

    张二狗得罪了谁?

    陈小洛猛然想起那天在大福酒楼,张二狗满脸慌张的从酒楼跑出来,脸色惨白。

    难道凶手在大福酒楼?

    他望了望程卫东,又看了看纪纲,

    “两位大人,小人上次见到二狗叔的时候,是两天前在瓜洲镇上的大福酒楼,当时他的脸色不太对劲,不知道……”

    “大福酒楼咱们只怕也要走一遭。”仵作点点头。

    程卫东两眼阴鹜,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由不得程卫东不答应,只得点头同意。

    瓜洲镇在青田村与江都县之间,自然要先去大福酒楼顺路一些。

    一行四人又各自骑上驴马,也不管天黑路难,连夜赶往瓜洲镇,

    只是这次骑马的变成了程卫东和王大叔,陈小洛与仵作骑驴远远坠在后面。

    “在下纪纲,还未请叫小兄弟高姓大名。”

    “我叫陈小洛,陈小洛的陈,陈小洛的小,陈小洛的……”

    猛然,

    陈小洛怔住,

    他……他叫纪纲?!!

    “小洛说话倒是风趣的很,我对你今天说的那句死得其所很感兴趣,不知道是出自何处?”

    望着眼前和蔼可亲的仵作先生,陈小洛吞了吞口水,“这句话啊,我随口编的。”

    如果眼前的纪纲真的是明朝永乐皇帝身边的那个纪纲……那怪不得历史上他会如此的心狠手辣杀人如麻,

    毕竟他是个仵作。

    望着犹自回味那句话的纪纲,陈小洛讪讪的笑了笑。

    突然,

    他怔住了,是不是漏了什么?

    冰块?

    明朝又没有冰箱,深秋的月份哪来的冰块?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31406/93523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