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466 走?留?

推荐阅读: 重生八零:军嫂有点辣 末世供货商 末世最强觉醒 首辅的农家娇妻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农女王妃驭夫记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吃鸡之神级主播系统 碧曦[快穿] 半妖娇妻

    466

    砰!

    虽然那只是混杂在疯狂的重金属音乐中的一声异响,但张孝还是轻易分辨出那声音的本来面目——一声枪响。

    枪响意味着危机,张孝本能的低头看了看身上。

    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这不是对着他而来的袭击,并且凭着超人一等的视力和听力,他很快就发现不和谐的一点——那本来在一个高台上发疯一样甩着头发的摇滚歌手在那一声枪响后就倒地不起。

    看样子他就是那个被袭击者。

    然而,不知道是现场太过疯狂,还是音乐声太大了,无论是倒地的摇滚歌手、还是那一声枪响,都被人们无视了,没有哪怕一个人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一场谋杀!

    张孝没有要去找抢手的想法,而是立刻闪身后退,回到厕所边上,借着一面遮挡厕所门口的磨砂玻璃隐去自己的身影。

    “见鬼,在华国什么时候弄枪这么容易了。”

    在张孝意识里,华国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了,不,这应该是世界公认的,在这个国家里,特别是大城市,别说是枪,就连一把有杀伤力的管制刀具都不是那么容易弄到手的。

    啥叫管制刀具?可以说除了菜刀的以外的其他带刃金属武器都是管制刀具。

    这东西一般人别说是买卖,就连实物都看不到。

    可想而知,比管制刀具威胁性更重许多的枪械,在这个国家会是多么稀有了。

    所以……

    张孝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更严肃了些,不等确认安全,他又立刻再次探头看向酒吧内。

    这一次他看的很仔细,并且再次凭借着超人一等的目力把酒吧内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妈的,我就知道。”

    等他收回头,就不由自主的骂了一句,因为这一眼已经证实了他的猜测。

    “客人、驻唱、招待、调酒师……一水的全是外国人,该死的,这里果然不是华国!”

    张孝之前可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送到国外,倒不是说系统做不到,而是完全没有必要,所以他也从来没想过到了国外应该怎么办。

    低头看了看身上,他现在身上也只有系统“附赠”的一套黑西装,看起来简直和mib(黑衣人/黑超特警)一样,不过可没有mib同款的高科技迷你外星枪……

    而且想想,他现在可是完完全全的黑户,而且是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黑户,这在这个现代社会简直是寸步难行。

    当然,现在想这些都没用,眼前还有更麻烦的事。

    砰!

    又是一声枪响,一盏不断摇晃的射灯应声而灭,四散的玻璃落下,让人群终于稍微有些骚动。

    张孝却眯起了眼睛,他有些不好的预感。

    那个杀人犯竟然没有趁没人发现的时候逃走,反而试图引起人们的“注意”,这却是为了什么?

    张孝不知道,但毫无疑问,那为杀人犯目的绝对不仅仅是杀人而已,而这样的人,往往意味着大麻烦。

    张孝可不想惹麻烦,特别是在现在这个时候。

    张孝想了想倒退回了厕所里,张望一下,果然如记忆里所知,这鬼地方可没有通向外面的窗户,想要从这里出去不现实。

    好在这只是张孝顺便的目的,他只是看了一眼,没看到也没有什么失望的表情。

    张孝径直走回了他出现的那间隔间,捡起地上的那个酒瓶。

    酒瓶可是酒吧斗殴的利器,兼具了便捷性、隐蔽性和多变性,这东西不但在酒吧中随处可见、随手可取,更是容易在斗殴之后往地上一扔销毁证据,可以说是比拟十八般兵器折叠凳的传说中的江湖暗器。

    它没碎时相当于一次性闷棍,而碎了之后嘛……

    咔擦一声,张孝一手捏碎了瓶体,只留了带着锋利玻璃切口的瓶口部分,现在这东西看上去可不比一把匕首的危险性差多少。

    当然,以张孝的超人之躯,这种东西的必要性估计需要打个大大的折扣,只不过张孝觉得在现实世界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毕竟他在这生活了这么多年,虽然没少听说奇人异事,但真正引起广泛关注,甚至有实锤的可一件也无,这就值得深思了。

    难道这是因为大家都默契的不使用超凡力量为自己谋利?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毕竟有些人的智商可实在是不高。

    以张孝的想法,最大的可能性的就只有两种。

    要么就是各国govemment拥有足以压制这类容易引起动乱的力量,但这点可能性并不大,毕竟各国可不是一国,就如同千万个人有千万个想法,各个国家之间可也有着彼此的利益、相互的冲突,这种情况下,一些国家的做法不见得会高到哪去。

    那么剩下一种的可能性就占了大头,那就是对于超凡者来说,还有这来自更高层次力量的压制!

    张孝原先以为是系统,但现在看来可能不止是系统,还有……世界本身!

    所以早在第一次获得超凡之力的时候,张孝就没有想过要更人知,现如今拥有了部分世界之源,隐约能体味到世界意志后,张孝更是不敢放肆。

    本能的他就知道,如果让一定数量的普通人见识到超凡之力,恐怕会发什么不可预料的后果。

    所以就算没有必要,张孝也要多此一举。

    握紧手里的半截酒瓶,张孝再次走出了厕所。

    刚才他已经隐约又听到几声枪响和一些惊叫声,此时推开厕所的门,更是发现外面已经彻底乱了起来。

    没有人去看倒在地面上的人,任凭他们流着血附近也没有一个人靠近,人群下意识的就避开了死亡,哪怕倒在地上的人还未彻底死亡。

    桌椅反倒,凌乱的酒瓶,这些不知道到底有多么慌乱家伙甚至落下了鞋子、外套,尖叫的人群全情演绎着混乱,仿佛恐惧化作病毒吞噬了他们。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张孝发现人群虽然混乱,状况却有些诡异。

    大多数还有些理智的人蹲在角落,或是隐藏在卡座、吧台里,而石乐志的家伙则不断乱跑疯叫。

    然而张孝凭着感觉就知道,这些人加起来的数量却没有比刚才要少多少。

    这却是奇怪了,这些人难道不知道要往外逃?

    砰!

    又是一声枪响告诉了张孝原因。

    张孝抬眼望去,就看到之前他以为的疑是大门的方向又倒下一个人。

    枪手,不让人走!

    ……

    ……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3222/16096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