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467 猎物和猎手

推荐阅读: 重生八零:军嫂有点辣 末世供货商 首辅的农家娇妻 废材狂妃:邪王盛宠特工妃 将军的美味娘子 食来运转,农女有空间 冥婚霸宠:天才萌宝腹黑娘亲 我楼上的女神陈婉婷秦烈 吃鸡之神级主播系统 末世女配之打脸重生女

    467

    慌乱的人群演绎众生百态,然而枪手却像永恒的死亡。

    他并不理会求饶,更不理会询问,似乎他真的没有任何目的,只是带来作为一个带来混乱、送去死亡的变态一般。

    这和他做的事相当像。

    张孝看的分明,那个倒下的人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向着门外跑,而是贴着墙,在近乎没有引起人注意的情况下小心向外移动着。

    他本就瘦小,似乎是个侏儒,他的动作根本没有任何人发现。

    甚至看起来,恐怕他真的逃出去,也不一定会有人发现。

    然而,他还是在距离大门还有四五米的地方被一枪打死,显然,他还是没有逃过枪手的视线,不过张孝却觉得,枪手可能早就发现他的行迹,直到现在才杀死他,是因为……另有目的!

    张孝移动目光,顺着枪响的方向,对准了不远处站在一处死角里的枪手。

    这个人虽然因为光线关系看不清样子,但站在最里面靠墙卡座里的枪手显然并不准备隐藏,也不准备逃跑。

    甚至他站在这个位置,就是为了令人看到他的样子。

    那个隐藏在阴影中,毫不留情剥夺人命的可怖样子!

    他成功了,那个侏儒死去之后引起的动静,甚至比他活着的时候还要大。

    人群彻底混乱了,仿佛困兽,却又没有丝毫斗志、死志。

    而张孝觉得,这才是那个枪手的目的——制造混乱。

    可……这和他最初的目的却全然不同。

    张孝目光变得奇怪,他当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他实在有些搞不清那个人到底有什么目的……真正的目的。

    ——他现在的行动和他最开始时的举动,完全是南辕北撤,所代表的意义截然不同。

    如果他要引发混乱,他大可以一开始就大张旗鼓的杀死那个小舞台上的摇滚主唱,众目睽睽,绝对能够引爆人群。

    可他偏偏却挑在歌曲最疯狂时、人群最投入时动手,那能让人想到的目的只有一个,无非就是为了不想引起那些陷入疯狂人们的注意,能够在无人关注的情况下悄然脱身。

    然而现在,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枪手却突然改变了行事作风,成功杀死摇滚歌手后,他明明已经可以毫不引人注意的离开,但他不但没有离开,反而毫不掩饰的再次杀人,杀死多人、杀死想要逃跑的人,引发混乱,并且暴露出了自己。

    这完全相背的目的,让人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就好像他是一个精神分裂的疯子一样。

    但张孝并不认为这是一个疯子,一个疯子可没法在短时间内完全毁了自己的沙雕城堡,却又立刻重新建起另一处海底公园。

    他虽然暴露自己,甚至身陷混乱漩涡,但至少现在那个混乱的漩涡完全在他的控制之下。

    只不过他的目的就变得扑朔迷离,让人完全没有头绪。

    张孝也是奇怪这点,奇怪那个枪手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从而当他改变了自己的计划。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张孝莫名的觉得感觉不太好,就好像……就好像那个奇怪枪手的转变是因为他一样!

    张孝赶紧摇摇头,意图甩开这“不靠谱”的想法,可是不知为何,越是如此他越是觉得那个突然冒出的想法就是现实。

    更加不妙的是,张孝总有种自己还忘记了什么重要事情的感觉,但偏偏他就是想不起自己到底忘了什么。

    “哼,就算是真的,用一把枪就想杀了我?”

    张孝暗自冷哼了一句,强制压下脑中突然纷乱的思绪,反正无论如何,他现在想要离开就必然会和那个枪手起冲突,既然现在没仇也是仇了,那就做一次英雄好了。

    然而,张孝没发现,他下意识的就无视了任何营业场所都不会只有一个门这样的事实。

    他握了握手里的酒瓶匕首,微微弯腰,慢慢混进人群中,就像一个普通的、胆小的酒吧客人一样,蹲在地上靠近墙壁。

    只不过他的方向和众人却相反,因为他正小心翼翼的向着那最里面的卡座去了——那也是枪手所在的位置。

    为了不引起注意,张孝的动作并不快,他甚至想好了,就算那枪手再杀死几个人也无所谓。

    枪手不知道张孝是怎么想的,但他依然按照着自己的计划,控制着混乱的节奏。

    当人群安静下来时,他就会随手打出一枪,也不看有没有打中人。

    当人群慌乱的时候,他又住手不动,除非有人向着大门的方向逃走。

    就好像他真的没有目的,只想看一出残酷的小丑剧。

    有人中了枪、活着、惨叫;有人中了枪、死了。

    然而对于身在其中的两人,这都不值得在意。

    张孝不知道抢手的目的,他只是小心翼翼靠近,暗暗计算距离。

    可是张孝还是失算了,他甚至没有挪出十米,偶然一次抬头就和那个站在背光处的枪手对上了眼。

    就好像,那个枪手早就发现了他一样。

    就好像,那个枪手一直在看着他一样!

    其实也没错,枪手虽然谈不上多早就发现了张孝,但至少他并不是在这一次对视时才发现的张孝。

    因为张孝实在太显眼了,想发现不了都难!

    枪手选的这个位置可并不是随便选的,他站着的这个角落除了是卡座的最里面,也是整个酒吧的最边缘,而人群……则在另一边!

    人虽然自诩高等生物,但其实动物的本能依然铭刻灵魂,当面对能够轻易剥夺他们生命的存在时,总是本能的远离对方,也就是远离枪手的方向。

    所以,换句话说,无论张孝怎么躲、怎么藏,只要他还想靠近枪手,就一定会从人群中脱颖而出。

    如果张孝仔细看看周围,就会意识到这一点。

    如果那样,他也会意识到枪手的目的就是他!

    因为,枪手显然早就预料到有人会把他当做猎物,所以他才会等在那么个特殊的位置上。

    张孝那不太妙的预感完全没错,在这个满是被枪手猎杀的狩猎场上,枪手唯一等待的就是他这只敢于反抗的猎物。

    而现在,猎物和猎手目光交接,在这个完全不利于张孝的位置上。

    下一刻,枪手抬起了枪!

    ……

    ……

    新公司第一天上班,心情hin复杂……_(:3ゝ∠)_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3222/16096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