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卷 第679章:高下 二

推荐阅读: 表哥掌心宠 将军家的小村姑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明末皇太子 帝国金主 西游后记 龙牙兵王 引君入梦 逍遥游 穿成男主糟糠妻

    八月二十九日,天空阴云密布,又轮到魏军对宿县展开进攻。

    也不晓得是不是为了“报复”赵弘润这两次来窥视他们齐军的攻城事宜,总之今日,田耽亦带着着一干齐军将领,在一处土坡上旁观魏军对宿县的进攻。

    与前日那试探性质的攻城战不同,今日,赵弘润可是想确确实实地对宿县造成一些威胁。

    毕竟在前日,魏军为了驱逐隐藏在宿县北方的援护楚军,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打造投石车、井阑车等战争兵器,只是临时打造了一些云梯而已。

    单单这些,能对宿县造成什么影响?

    因此,当日赵弘润只是试探性地进攻了两轮,前前后后加在一起的伤亡还没有几百人,魏军便早早地撤兵了。

    但是今日嘛,碍于昨日田耽所率领的齐军已经在宿县的南城墙制造了一处缺口,换而言之已经在这场仗攻城战中取得了极大的进展与突破,想来赵弘润也有些按耐不住,毕竟再这样下去的话,魏军的风头可要被齐军压下去了。

    这次魏军对宿县的进攻,仍然选择在宿县的北城墙。

    一来魏军的汾陉军、鄢陵军、商水军三者的军营,都建在宿县的西北、正北方向,因此选择攻打宿县的北城墙距离较近,容易回援营地;二来嘛,虽说攻打宿县的南城墙会更有优势,甚至于搞不好魏军能凭借齐军制造的那个缺口杀入城内。可问题是那处缺口是齐军制造的优势,赵弘润虽然有心抢功,也不好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齐军的进展纳为己用。

    “殿下。”

    在魏军的本阵,宗卫长卫骄朝着一个方向努了努嘴,示意着赵弘润。

    赵弘润转头望向那个方向,便瞧见田耽领着一群齐军将领,正在远处观望,看来是想旁观魏军今日对宿县的战事。

    『哼!是因为昨日在宿县的南城墙制造了一处缺口,因此过来耀武扬威?』

    赵弘润暗自腹诽着田耽,尽管他很清楚,以田耽的气度,根本不会似他所想的那般不堪。

    就像赵弘润这几日场场旁观齐军的战事一样,田耽今日前来,不过是正常的“临摹”,说白了就是看看能否从魏军这边学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而已。

    这是作为将帅的好学——无论是从友军还是从敌军处,只要是好的东西都偷学过来,这才是作为一名将帅应该做的事。似某些狂妄自大到自己不需要借鉴他人用兵作战方式的愚蠢将领,往往结局并不乐观。

    “不需理会。”

    赵弘润淡淡说道。

    就在这工夫,汾陉军西卫营的营将蔡擒虎,以及商水军的伍忌,二人骑乘着坐骑亲自来到了赵弘润处。

    他俩,是今日的主角——按照当初在攻克相城后的约定,继铚县、蕲县这两座城池之后,宿县这第三座城池,应当轮到汾陉军来负责进攻,只不过因为汾陉军有三分之二的兵力分别驻守在相城以及铚县,因此,赵弘润唤来商水军协助汾陉军。

    反正蔡擒虎与伍忌曾在当初那场夜战中并肩作战,关系非常好。蔡擒虎不介意让商水军赚取些军功,而伍忌也不介意给汾陉军打打下手。

    只不过此刻二人脸上,隐隐带着几分困惑与不解。

    “殿下,果真要那样安排么?”

    伍忌抱拳询问道,他对今日赵弘润的战术安排,存在些疑虑。

    “就按照本王的命令的行事。”对伍忌叮嘱了一句,赵弘润抬头望向蔡擒虎,笑着说道:“蔡将军也请安心,暂时收敛战意,本王保证,宿县会由汾陉军攻取。”

    蔡擒虎伸手抓了抓头,按照他的性格,其实并不喜欢用什么计策,不过赵弘润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还能再说什么?

    “即便『如此』,我也想当先锋官!”蔡擒虎说道。

    赵弘润笑了笑,也就由得蔡擒虎去了,因为在他的战术安排中,今日他们魏军,同样不会与宿县的楚军正面交锋,就跟昨日的齐军一样。

    在一番嘱咐之后,蔡擒虎与伍忌点点头,抱拳而去。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赵弘润抬头望了一眼天色。

    而于此同时,田耽正在那处土坡上,眺望着魏军的全貌。

    『魏军的鄢陵军没有来……似乎姬润也并不打算对宿县展开全军强攻,唔,这点倒是明智之举。只不过……』

    他皱眉望向魏军的兵阵,他现,魏军军中居然没有一辆投石车,连最起码的云梯,也没有一架。

    『姬润究竟在盘算什么?』

    田耽着实有些不解,因为在他看来,魏军没有投石车,没有井阑车,没有云梯,就意味着再多的兵力,也无法对宿县造成什么影响。

    而这时,在他身旁,有齐国北海军大将仲孙胜,只见此人伸手指向魏军的队伍中,惊讶地说道:“田帅,您看。”

    顺着仲孙胜手指所指的方向,田耽眯着眼睛瞧去,这才现,魏军的后阵似乎堆放着许许多多一捆捆的柴薪,并且,更多的柴薪,正由鄢陵军的士卒源源不断地运往这边。

    『姬润……究竟在想些什么?』

    田耽就更糊涂了。

    而此时,其余齐将们亦注意到了这一点,纷纷满带恶意笑了起来。

    “那姬润想干什么?”

    “我懂了,他是想烧死城内的楚军啊……”

    “高明!果然是高招!”

    听着身边诸将对赵弘润的冷嘲热讽,田耽眉头紧皱。

    毕竟虽说他对赵弘润那护短以及张狂的性格极为不喜,但不可否认,后者也是一位战功赫赫的出色统帅,岂会做些愚蠢的行径?

    『或者这其中有什么深意……』

    田耽暗暗说道。

    至于他身旁的那些将领,他没有去制止,毕竟赵弘润强行从齐军这边将东莱军大将甘茂“借走”,别说诸将心中气愤,就连田耽也不能释怀。

    不过话说回来,眼下正在魏军中作为一名小卒的原齐国东莱军大将甘茂,他又在做什么呢?

    哦,他正目瞪口呆地听着他所在那个伍的伍长焦孟所讲述的,他们在此战中要肩负的任务。

    “什么?我……我没听错吧?”

    指了指脚下的那一捆柴薪,甘茂瞠目结舌地问道:“扛着盾牌,冒着楚军的箭雨,将这一捆柴薪带到宿县城下,将其点燃。……这就是我等今日的任务?”

    伍长焦孟本来就是一个很和善的人,并没有因为甘茂曾出言侮辱他们商水军而故意给他难堪,而是摆摆手风趣地说道:“不是一捆,殿下说了,每人至少要十个来回,也就是十捆。”

    “我……”

    甘茂被噎地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

    要不然今日的“作战”,有汾陉军与商水军近五万人参与,并且还有两万鄢陵军在后方砍伐林木制成柴薪,参与的士卒实在太多,否则,甘茂真要忍不住怀疑,是不是那位肃王殿下在故意整他。

    “废什么话!”士卒乐豹瞥了一眼甘茂,冷冷说道:“上头怎么说,我等怎么做就是了,『原将军』。”他最后的那一句称呼,带着满满的嘲讽意味,想来是还未真正接受甘茂,即便甘茂曾指点他们猛攻宿县的意义。

    而这时,央武笑嘻嘻地对甘茂说道:“没事,我会保护你们的,老子的武艺,天下无敌!”

    甘茂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央武是个什么性子的人,仅一两日工夫,他就已经摸透了。

    此时,士卒李惠亦劝道:“甘将军,你放心吧,肃王殿下既然让我们这么做,想必有他的用意。”

    “但愿如此。”甘茂叹了口气,随即对李惠说道:“我已经不是将军了,你就叫我甘茂吧。”

    话音刚落,商水军的军号声响起,前方响起了千人将冉滕那特有的大嗓门。

    “小崽子们!拿起你们脚边的柴薪,给老子冲!”

    “喔喔——”

    顷刻间,冉滕的千人队,不,应该说几乎是一半商水军的士卒,皆抱起脚边的柴薪,朝着宿县展开了冲锋。

    那气势磅礴的势头,令宿县北城墙城门楼上的守将吴沅一阵心惊。

    也难怪,毕竟魏国步兵在气势上,可是要盖过齐军一筹的。

    可待等吴沅仔细观瞧那些正在冲锋的魏军,他就有些迷糊了,因为他现,那些魏兵们甚至没有携带武器,只是一手手持着盾牌,一手抱着柴薪,就这么朝着他宿县冲锋过来。

    『这……什么情况?』

    纵使吴沅是一位悍勇的将领,亦不能理解他所看到的这一幕。

    而在他身旁,宿县县公东门宓那是更加茫然。

    良久,东门宓这才表情古怪地说道:“魏军……不会是要烧城吧?”

    “……”吴沅眼神莫名地瞧了一眼东门宓,心说:城墙皆是由石头所堆砌,你烧给我看看?

    不过话说回来,除了这个解释,他也实在想不出魏军究竟想做什么。

    而这时,附近有一名将领请示道:“将军,要放箭么?”

    吴沅沉吟了一下,随即点头说道:“虽然不知魏军想做什么……唔,他们应该是想焚烧我宿县的城墙,虽然明知城墙烧不起来,但还是……莫要要魏军顺心,放箭!”

    随着他一声令下,宿县城墙上箭如雨下。

    只可惜,商水军士卒早已提防着此事:因为此次没有携带兵器,因此他们索性将盾牌举在头顶,如此一来,楚军的箭雨对他们的威胁,几乎微乎其微。

    仅仅眨眼的工夫,漫山遍野的商水军士卒们便犹如潮水般,冲到了宿县的城下,只见他并不停留,除了个别士卒掏出火舌子点燃了柴薪外,其余人只是随手将那一捆柴薪丢在火势中,转身就跑。

    宿县城楼上的楚军不明就里,在放了几箭后,就不再射箭。

    毕竟箭矢亦是消耗物,既然对魏军的杀伤微乎其微,那还射什么劲?

    整个战场的气氛,变得怪异起来。

    商水军与汾陉军的士卒们往返于敌城与本阵,将愈加多的柴薪丢到宿县城下的火海中,助涨火势,而宿县城楼上的楚兵们,则笑嘻嘻地看着这一幕,取笑着魏军的愚蠢。

    “傻瓜,城墙都是石头,哪能烧起来?”

    “哈哈哈,魏军都是些榆木脑袋……”

    “话说魏军中,有好些我们楚人啊,啧啧,果然是脑子不好使,才会投靠敌国啊……”

    然而,商水军士卒们却不顾楚兵的嘲讽,一次又一次地往返搬运柴薪,将宿县城下的火势烧地愈旺,虽然未曾对城墙上的楚兵造成什么威胁,但明显可以看到,这一段城墙的墙砖,已逐渐从青色转变为亮红色,这意味着这些墙砖的温度已经高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而在数里之遥,田耽站在那处土坡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虽然他越来越深信,那位年轻的魏国肃王殿下既然这样下令,必定有所用意,只不过,他暂时还未猜到其中的真相。

    而在他身旁,那些齐军将领们,仍然在耻笑着魏军的愚蠢。

    “我若是楚军,此刻多半是惊慌失措了……”

    “可不是嘛,你瞧,城墙都烧起来了,哈哈哈……”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宿县的城墙,也不知烧了几个时辰,但是最终,什么也没有生。

    宿县的城墙,依旧是安然无恙地伫立在火海中,完好无损。

    而此时,魏军本阵却响起了鸣金收兵的动静。

    见此,田耽身边那些齐军将领们,他们笑得更大声了。

    “那个姬润……哈哈,辛苦了一日,也不晓得他在做什么……”

    “问题是还没有丝毫收获……”

    “有收获啊,可是让宿县的楚兵大惊失色,你瞧,对方到后来索性都不放箭了……”

    『……』

    听着这一番话,田耽眉头凝起,心下暗暗惊诧:难道是我想多了?那姬润只是在胡闹?

    而与此同时,魏军士卒皆因回归队伍,而蔡擒虎与伍忌二人,亦回到了赵弘润之处。

    他二人的表情,着实有些古怪。

    原因就在于,他们听从赵弘润的战术安排,却丝毫没有对宿县的楚兵造成什么威胁。

    不过在对视一眼后,蔡擒虎与伍忌很识趣地没有多说,毕竟眼前那位可是肃王殿下。

    “殿下,那我们就先回营了……”

    二人,难免有些气馁地说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玩笑似的说道:“先不急,叫全军士卒看着那堵城墙。……我军待看一场好戏再走。”

    『好戏?』

    蔡擒虎与伍忌面面相觑,不能理解赵弘润的意思。

    不过既然赵弘润这么说,他们也只好照办,下令全军士卒,瞧着那段仍在熊熊火海中燃烧的城墙。

    足足一炷香工夫,丝毫不见有什么动静。

    见此,在远方旁观的田耽先按耐不住,嘀咕了一句类似『浪费时间』的话,随即摇摇头准备离开。

    而就在这时,天空传来一声轰雷。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脸庞。

    “下雨了?”

    田耽嘀咕一句。

    雨势来得很快,转眼间就变成倾盆大雨,就当田耽与诸齐将们着急着返回营地时,宿县北城墙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坍塌般的轰然巨响。

    “怎么……会?!”

    田耽满脸惊骇,而在他身旁那些方才还取笑魏军愚蠢的齐将们,如今更是一个个目瞪口呆,连眼珠子都险些瞪出来了。

    田耽与齐将们惊呆了。

    宿县的楚兵将领们惊呆了。

    魏军惊呆了。

    吴沅、东门宓惊呆了。

    蔡擒虎、伍忌惊呆了。

    商水军中的“小卒”甘茂惊呆了。

    整个战场,鸦雀无声,唯有磅礴的雨势。

    足足呆滞了好一会,众魏军士卒们在面面相觑之后,这才爆出一阵堪比天雷的喜悦呐喊。

    因为他们魏军在宿县北城墙所制造的缺口,足足是齐军动用投石车在宿县南城墙制造出的缺口的数倍。

    纵使是宿县的楚兵日夜抢修,也别想在短时间内修好。

    而就在这时,就见淋在雨中的赵弘润哈哈一笑,拨转马头,在瞥了一眼田耽等人所在的位置后,重重地一挥手。

    “好戏看完了……收兵!”(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4680/244904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