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鸿剑 068.再次挑衅

推荐阅读: 帝临洪荒 老攻从良记 怪医圣手(叶皓轩) 横行乡野 我家大师姐有古怪 遮天 爆笑洞房:邪王的萌狐妃 仙逆 重生之都市邪仙 恐怖复苏

    再过五日,便是英雄大会之期,山脚下已有不少门派聚集。武当山上,各项事务筹措准备也已到了关键阶段,为确保万无一失,朱清每日都要与顾清平等几个理事弟子开一个短会,了解饮食吃住等各项事务的安排准备情况。

    这一日到了例会时间,众人到齐,朱清却让顾清平去把杜陵请来。

    陆淮山是个直性子,不悦道:“此次英雄大会各项事宜,皆是师父事无巨细在打理,师叔一直不在山上,想来什么也不知道,师父又何苦要请他来呢?”

    “淮山,越来越不像话了!”朱清还未说话,顾清平便已严肃道,“师父这么吩咐,自然有师父的理由,哪里轮得到你指手画脚。待会儿师叔来了,闭上你的臭嘴!”

    那陆淮山受了一顿排揎,心中老大不乐意,却也不敢发作,闷闷地闭了嘴。

    顾清平得令去请杜陵,不多时跟在他身后回来。那杜陵倒也不托大,对朱清十分恭敬,开会研究各项事务时,更是事事都说但凭师兄做主。陆淮山听在耳朵里,瞧在眼睛里,心里的闷气才算消散了许多。

    不多时,例会告一段落,朱清便要叫众人散去。一直没发表什么意见的杜陵这时却突然站起身来,对朱清毕恭毕敬道:

    “掌门师兄,这两个月,来师弟不在山中,师兄一人操劳派中事务,又主持英雄大会各项事宜,实在是辛苦。师弟不能为掌门师兄分忧,着实心中有愧。”

    朱清忙道:“师弟何出此言。你此行下山打探师伯的踪迹,乃是受温师叔之命,两个月风尘仆仆,已是十分辛苦。师兄忝居掌门之位,却不能像师弟这般为师叔分忧,实在心中有愧。师弟切莫再说外道话。”

    “是,师兄……”杜陵言辞冷峻,眉宇间有所犹疑。

    朱清见状,便道:“师弟有话但说无妨。”

    “是,师兄。”杜陵顿了顿,“如今英雄大会在即,武当上下忙成一团,我本不该在这个时候添乱的。只是,祖师爷定下的规矩,各门弟子要在每年中秋之期考教功夫、比武切磋,几百年没有变过。今年,师弟因受命在外,误了中秋之期,如今想来,实在心中有愧。因此,师弟想征询师兄意见,咱们是不是赶在英雄大会召开之前,把今年的演武考教补上?”

    朱清万万料不到杜陵会突然提出此事,不禁眉头高皱。

    “师弟此言有理。只是再过五日便是英雄大会,如今事务繁多,只怕……横竖中秋之期已是误了,眼下英雄大会才是一等一的要紧事。我看,咱们还是全力准备此事,待英雄大会结束后,再来准备演武考教之事。师弟以为如何?”

    “师兄此言差矣。此次英雄大会,乃是为了讨伐魔教千丈崖而设。我冷眼瞧着,江湖各派已是众志成城,直取千丈崖是势在必得。英雄大会结束后,各派自然趁热打铁,准备围歼魔教之事。咱们武当作为八大派之一,又是本次英雄大会的发起者,自然要负责联络各派、统筹大计之事。到时候师兄忙得不可开交,哪里还顾得上本门的演武考教之事呢。”

    “这……”

    “按理说,讨伐魔教乃是大义之举,咱们自当以此事为先。只是一年一度的演武考教,乃是祖师爷定下的规矩,实在不能不遵。师弟也是权衡利弊再三,才做出如此建议,望师兄三思。”

    杜陵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叫人挑不出半点错漏。朱清仔细想来,也觉得十分有理。好在现在还没有门派弟子上山,挤出一天时间来考教两门弟子武功,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当下二人议定,明日安排两派弟子比武。

    第二天一早,两派弟子便在朱清、杜陵的带领下在练武堂集结完毕。一年一度的演武考教,说简单些,就是各门弟子相互切磋武艺,考教功夫高低,说复杂些,乃是评比师父传授武艺是否上心,弟子们练武是否用心。因为这一规矩,武当派才得以在中原武林中数百年屹立不倒,代代皆是人才辈出。

    按理说,朱清位居高手殿第三席,而杜陵不过是好汉楼上的人物,二人武功相差悬殊,弟子之间的功夫也该相去甚远,根本没有什么可比性。其实不然。朱清的武功之所以高过杜陵,不过是因为他身为掌门,练就了一门只有掌门才能练的高深武功,便是“武当九艺”之首的八卦掌。

    此掌法只传掌门,所以武当门人,不管是掌门嫡传还是杜陵座下,练的武艺都没什么两样。因此,两派弟子的功夫其实都在伯仲之间,而正因如此,这一年一度的演武考教,才十分的有看头。

    当下,比武尚未开始,两门弟子却无一不是摩拳擦掌、面露凶光,想着要为师父争一口气。而众人之中,只有小春一人脸色平淡,甚是不解地看着众人。

    “这位,可是掌门师兄月前收的关门弟子?”杜陵突然开口,直指小春,叫朱清并众人皆是一愣。

    小春还没反应过来,站在他身旁的郑溪云忙撞了撞他的胳膊,小声道:“快给师叔行礼!”

    小春一愣,见杜陵满脸假笑,心道:“什么王八蛋玩意儿,要我给他行礼?做梦去吧!”

    正想着,只听朱清笑道:“师弟好眼力!”

    说完这句话,练武堂便安静了下来,众人都拿眼睛盯着小春,等着他有所动作。小春却一副死皮赖脸的模样,侧仰着头看天,叫两边人要么急得跺脚,要么气得打战,他却全然不管,心中早已憋得大笑。

    杜陵已是面色阴寒,十分挂不住,却没有发作出来。

    “师兄有近十年没收过弟子,如今再开师门,却是个毛头小子,倒叫师弟大吃一惊。想来,这小子定是个学武奇才,才叫师兄这般青眼有加。今日正好,也叫我开开眼。”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杜陵已吩咐道,“连宗,你与这位师弟比试比试,记住点到为止。”

    “是,师父!”易连宗说着,走到小春跟前,冷道,“师弟,请赐教!”

    “赐什么教?”

    “师弟这话什么意思?今日演武考教乃是本派百年门规,弟子们可以随意挑选对手进行切磋,若一方提出邀请,另一方不得拒绝。师弟明白了吗?”

    “哦……”小春故意将声音拖得老长,脑中思绪飞快旋转,心道:“这搅屎棍什么意思?昨天才败在我手上,今天又来向我挑战,是要借机报仇吗?哼,老子才不怕你,能赢你一次就能赢你两次,今天一定要把你打个狗吃屎!”

    心中想得暗爽,险些笑出声来。

    “比就比,谁怕谁!”小春大喝一声,扬剑走到了演武场正中来。

    众人眼见事态飞快变化,易连宗和小春已然对阵,心中半点准备都没有。朱清碍着演武考教的规矩,不好出言阻拦,顾清平心中为小春担忧,忙道:“小师弟,这位易师兄武艺精湛,能和他对阵是你的荣幸。待会儿比试起来,你可要认真看着易师兄的招式,一旦招架不住,立即投降认输,可莫要觉得难为情。能败在易师兄的剑下,也算是你的大面子了。”

    小春如何听不出来,顾清平是担心他受伤,才这般嘱咐,心中十分感动。可小春生性要强,从来由不得人欺负,心中更是憋着一口气,非要打胜了不可。

    二话不说,易连宗已是施展剑法,朝小春袭来,却是昨日使过的那招“髯客撩须”。小春微惊,下意识横剑去挡,与昨日的招法倒是不谋而合。易连宗的进击被挡开,也不变招,欺身上前左掌击向小春肩膀,却是排云掌里的“云心出岫”一招。

    “怎么回事!这招式,这身法,与昨天一模一样!”

    小春心中大惊,百思不得其解,却已和昨日一般骤然坐在地上。

    “咚”的一声,惊险避开。那易连宗毫不讶异,脸上连半分没有得手的遗憾都没有,又是舞动剑花,一招“雪舞黄沙”朝小春刮来。

    至此,小春连半点震惊都没有了,电光火石的一刹那,思绪在脑海中翻过几百个来回。没有确切的把握,小春几乎本能的认定——

    有阴谋!

    从这突如其来的演武考教,到易连宗突如其来的现身挑战,再到现在,重复昨天的招式。如果易连宗的挑战是想洗雪昨日落败的耻辱,那么不难想象,他必定会使出看家本领,打得小春落花流水。然而并不是,他使了三招,与昨天使的一模一样。

    有阴谋!

    小春不知道这阴谋是什么,也没有心思去想,只见一招“雪舞黄沙”之下,剑花闪动,往他全身各大要穴袭来。小春惊慌失措,几乎本能地反转身形,两手握住剑柄,就要施展昨日那招“海底捞月”,以剑作刀往上砍去。

    电光火石的一瞬,小春瞧见了易连宗嘴角有一抹不可捉摸的阴笑。

    “铮!”

    两剑相接,易连宗被那剑势上传过来的力道震得双手战栗、脚步不稳,接连后退三步,才勉强站定。

    整个练武堂,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好半天,陆淮山才疑惑道:

    “这是……愚公醉酒吗?”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56/243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