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鸿剑 076.父子重逢

推荐阅读: 鸿蒙造化道 怪医圣手(叶皓轩) 仙葫 行云流水 重生之明朝大当家 道君 昭云奇剑录 仙逆 武林幻传 冰冷少帅荒唐妻

    就在所有人众志成城、热血沸腾的时候,小春跪在一旁,身上惊出了一身冷汗。

    小春心有余悸道:“我的乖乖,太吓人了,差一点儿露馅。要是被他们发现我在胡说八道,杜陵这狗贼的阴谋败露,六师兄七师兄的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原来,杜陵为了让顾清平和小春乖乖听话,特意把朱清一小半的弟子扣押在了后堂——说是扣押,不过是表面上安排他们在后面做些杂事,实际上由易连宗等弟子看管着。陆淮山等人虽然气愤杜陵这么安排,却也看不出不妥,只有顾清平和小春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小春不是没有想过,趁着江湖各派的武林同道在场,干脆把杜陵的恶行一五一十说出来,可是一来,朱清身上剑伤不假,而要说杜陵有孤鸿剑在手,只怕没人肯相信;二来,即便坐实了杜陵杀人凶手的身份,可这说到底也是武当内部的事,外人是没有权利插手的。

    再者,小春早就打听清楚,杜陵之所以在武当如此嚣张,是有两位他从未见过面的师叔祖撑腰,其中一位还是杜陵的师父。朱清已经死了两天了,那两个人即便再怎么不问俗事也肯定收到了风声。可是两天过去了,杜陵不但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反而以代理掌门的身份招摇过市——不用说,温、卓二人不是准许就是默许,朱清算是白死了。有他们在杜陵背后,即便江湖同道们想为朱清报仇,也根本不可能。

    小春能把这一番复杂的形式分析透彻,作为武当掌门大弟子,顾清平深谙武当山内的每一缕风向,又怎么会看不破。可是到底眼见授业恩师被害,他即便担心郑溪云等几个师弟的生命安危,却也险些按捺不住。好在小春机警,抢先站出来圆了杜陵的谎话。

    可是谎话说完,小春心里也不是没有愤恨的,对于杜陵,想要将他千刀万剐的心情小春不比顾清平弱。因为朱清,也是他的师父。

    小春本来就是个极重情义的人,之前赵绰对他悉心教导,百般呵护,小春便将他视作父亲一般。在他心中,对朱清的情感虽然比不上赵绰,而且两人还有关于练刀还是练剑的争执,然而朱清亦是真心待他,生活上武艺上无不尽心尽力,小春也是感念于心。然而眼下,赵绰与他断了师徒关系,朱清又被奸贼暗害,小春怎么会不在心怀仇恨的同时,又生出一些伤感来。

    不知道为什么,小春突然想起了柳云,那个长得俊俏又傻头傻脑的,他的结拜兄弟。小春不知道的是,就在武当山脚下,柳云正在朝他走来的路上。

    柳云自然不知道小春在山上,他到武当来只有一个目的——找到父亲柳川音,证实心中的疑惑。

    这次的英雄大会,英雄帖广撒天下豪杰,身在高手殿的柳川音柳大侠自然叶在邀请之列。所以在九月二十八的武当山脚下,父子二人不出意外的相遇了,而在这之前,柳云已经在客栈里等了两天。

    这天中午,柳川音、杨展琴还有江浙一带几个帮派的掌门一同到了武当山脚下,嘴里念着的自然是朱清突然去世的消息。

    众人之中,脸色沉郁的柳川音显得有些离群。柳云本来想立即上前相认,不知怎的,却又怕验证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便在角落的位置上坐着不动。这时,杨展琴的声音传了过来。

    “师弟,怎的瞧你脸色不好,可是连日赶路过来有些累了?”

    “师兄说笑了,师弟也是久经江湖之人,哪有那么娇气……”柳川音说着,重重地叹了口气,“只是云儿失踪已有一个多月,至今仍是杳无音讯。青城派曹青竹说,他是被一个武功奇高的前辈抓走,也不知那人是正是邪、是好是坏,云儿生性纯善,心思又简单,我只怕他现在已是凶多……”

    杨展琴忙道:“师弟莫要担心。云儿虽然年纪小,但也自小跟随我们闯荡江湖,当不至于被人随意欺凌才对。况且依曹青竹所说,我们能从樊东丈那奸贼手上脱险,也是有那高人相帮。如此看来,那高人必定不是什么奸邪之辈,你便也不用担心了。”

    “话虽这么说,可是……”柳川音说着,言语又顿了下来,一脸的担心哪是能作假的。

    柳云在一旁听着,只觉得心中有愧,叫父亲这般担心实在不该。当下要现身相见,却又听杨展琴道:“云儿已是大了,你再这般担心也没用。若要他成材,独自在江湖上历练历练也不是坏事。再者,那高人武功奇高却偏要带走云儿,保不齐是看中他资质奇佳,要收入门下呢!”

    “要真如师兄所说,也是云儿的福气。”柳川音说着,脸色还是闷闷的。

    杨展琴又道:“莫要再担心,好生养伤才是要紧!”

    柳川音点头不迭,柳云却是一震,心中慌乱:“爹爹受伤了?怎么回事?”

    正疑惑着,杨展琴却突然怒喝了起来:“青海蛟帮那几个余孽,想来我就生气。一群败类,我不去招惹他,他倒来招惹我们,还将师弟你打伤,真是岂有此理。早晚有一天,姓杨的要跟他们好好清算这笔恶账!”

    柳川音忙道:“师兄莫急,也是我学艺不精,才叫他们给暗害了!”

    “什么学艺不精,师弟也是上了高手殿的人,要是真动起刀枪,那几个酒囊饭袋怎是你的对手。可恨他们用毒在先,偷袭在后,我又一时没有顾得上你,才害你遭了他们的暗算,现在想来,真是叫我气死!”

    柳云听得大惊,十分不解父亲和师伯怎么与青海蛟帮的人起了冲突。

    这时,柳川音道:“师兄,说起这事,师弟倒十分疑惑。当日我们从武夷山出来,一路北上探听楚云天的踪迹,到巢湖一带却遇到近百名蛟帮弟子。那青海蛟帮远在千里之外,怎的突然那么多弟子出现在江南?”

    杨展琴听完,愁眉紧锁,这时却听到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父亲,师伯,云儿在这里。”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56/243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