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鸿剑 082.春棠初遇

推荐阅读: 鸿蒙造化道 怪医圣手(叶皓轩) 青衫磊落险峰行 仙葫 行云流水 重生之明朝大当家 道君 武林幻传 昭云奇剑录 仙逆

    且不说铁虎帮一团乱糟糟。这一日嘉兴暖阳高照,一散冬霾,街市巷井都是活泼之气,倒也难得。打西城门出去数里之外,是一片榕树林,当中开辟一条羊肠小道供行人来往。小道上每隔五里建有一个歇脚的凉亭,当中一个今日被征作他用,竟是个老头被倒吊在凉亭的横椽之下,折磨得吱哇乱叫。

    老头对面坐着个痞气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嘉兴小霸王”叶小春。

    那乞丐嘴里哭念道:“妈妈呀,有好多鸟在飞呀,我不玩了我不玩了,哎哟妈妈呀……”

    小春坐在对面,又好气又好笑,怒道:“你说,为什么要抢老子的饭菜?”

    那乞丐只是不理,哭喊不住。小春见他疯疯癫癫,才明白是个疯子,当下玩心大起。原来方才在嘉兴城内,小春从柳云处骗了十几两银子,着实是笔横财,便到酒楼买了酒菜要回去孝敬母亲。不想才出了酒楼门槛,一个疯乞丐便窜了出来,把一食盒酒菜给抢跑了。小春自是气不打一处来,忙去追赶着疯乞丐,不想他有些拳脚功夫在身上,一路便追到了这郊外树林中。

    那乞丐跑得累了,坐下吃酒,也不管小春。小春便骗他说,好酒好菜是英雄好汉才配吃的,疯乞丐吃不得。那乞丐却也当真,由着小春哄骗,说什么倒吊一炷香便算是好汉。疯乞丐禁不住酒肉诱惑,如何不允,只不过吊了片刻便已头晕目眩,乱喊乱叫起来。

    小春忍俊不禁,却是假装正经,笑道:“不行,一炷香还不到呢,你还想不想做英雄好汉了?”

    乞丐哭道:“我不做啦,我做乌龟,做毛毛虫,不做英雄好汉,妈妈呀,好多鸟在飞啊……”

    小春十分解气,又道:“老头儿,我瞧你武功不错,怎么这般想不开!英雄好汉的名声,多少人抢破头都抢不到呢,现在白送给你你还不要?”

    那乞丐只哭着说不当了,小春十分想笑,忍住道:“既然你这么不愿意,我就不勉强你了。只是这酒和肉是英雄好汉才能吃的,你既不想当,那这酒肉可就不能吃了,我这便倒了去!”

    “不倒不倒,不倒!”乞丐慌道,脸色闷闷的,“不当英雄好汉,酒肉都不给吃了么?”

    小春一脸正色:“那是自然!不当英雄好汉,那就是臭要饭的,只能吃馊饭馊菜,你想吃馊饭馊菜吗?”

    那乞丐连忙摇头:“不吃不吃,要当英雄好汉,要当英雄好汉!”说着紧闭双唇,憋足了气,倒吊在那里一言不再发,鼓足了勇气似的。

    小春瞧得十分好笑,心中甚是高兴。正是这时,远处传来得得马蹄之声,跑得甚急。不一会儿,两匹棕色大马显现身影,马上各有一人,打前是个遒劲大汉,胡子连着黑发挂了一脸,好不威风。后头跟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明眸善睐,肤白胜雪,身量纤纤,一身红衣迎风飘展,端的是娇俏可人。

    那大汉一门心思在马上,不住用皮鞭抽打马匹,脸色甚是着急。那女孩脸上却满是不悦,虽也赶马,终究比大汉落后了一大截。

    大汉道:“棠儿,再快些,再快些!”

    女孩嘟着嘴嚷:“风叔叔,咱们已经没日没夜地赶了两天路,棠儿受不住了,歇一会儿吧!”

    大汉急道:“不能再歇了!现下午时已过,咱们已是晚了,再不抓紧赶到,那便是无礼了!”

    女孩儿赌气道:“无礼便无礼,那又怎样!横竖现在已经误了时辰,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再说了,是他们那等闲人非要送帖子来,又不是我们愿意去。”

    大汉急道:“棠儿不要胡闹。掌门师兄既然答应人家,派了你我二人来,咱们便万万不可晚到。到时候让人拿住话柄,倒来编排点苍派的不是,那可是大大的不妥!”

    原来这汉子正是点苍派风鹤鸣,这女孩儿姓程,单名一个棠字,乃是程啸山的独生女儿。此次铁虎帮的拜帖送到点苍山,程啸山派了风鹤鸣下山,谁知被程棠听见,死活都要跟着。程啸山拗不过她,只得准许。这一路上,程棠百般贪玩,路过名山大川、亭台楼阁,皆要停下来赏玩一阵,二人便走走停停,本来提前半个月出门,不想还是误了日子。

    眼下程棠虽不愿意,也只能紧随风鹤鸣之后,快马加鞭,片刻功夫已近了小春所在的凉亭。风鹤鸣倒是未曾着意,只顾着赶路,程棠却将凉亭情状真真切切看在眼里,又瞧那乞丐衣着破烂,年迈吃力,那少年却优哉游哉,满脸嬉笑,登时怒气涌来,当下勒马扬鞭,施展巧便轻功凌空一跃,竟稳稳地落在了凉亭之外。

    小春吓了一跳,不待说话,程棠便是迅雷之势挥舞长鞭,带出虎虎威风,便听“泼剌”一声,小春臂膀上立时裂开一道鲜红的口子,正是那皮鞭所致。

    小春一时竟有些愣神,惊不及怒,怒不及痛,半天才撕心裂肺叫喊开来,却听程棠厉声骂道:“混账东西,这般欺辱一个老人家,你的良心叫狗吃了。看你这油头粉面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好人,今日本姑娘没碰见便也罢了,既叫我碰见了,必要狠狠教训你一番。”说着将那鞭子往地上一甩,打出十分尖利的泼剌一声,随即又是长鞭迅猛甩来。

    小春来不及思量,连忙纵身一跃避了开去。这会儿功夫,风鹤鸣已反应过来,勒马喝道:“棠儿,不许胡闹!”

    程棠又是挥鞭,应道:“风叔叔,你看这个混账,这般欺负一个老人家,岂不是欺凌弱小?咱们怎能袖手旁观?”

    风鹤鸣这才仔细瞧了眼前情状,也觉得有失体统,又思量时间紧迫,哪里还禁得住这般耽搁,便道:“你要锄强扶弱,把那老人家放下来就是了,一味追这小子做什么?”

    程棠这才醒转过来,忙要去给乞丐松绑。那乞丐一心惦记着酒肉,已是打定了主意要当英雄好汉,见她过来,只道要来抢他的酒肉,情急之下竟击出一掌。

    程棠反应倒快,双足一点一跃,轻松避了开去。“你这老头,我好心救你,你不感激也就罢了,怎的还对我下黑手?”

    “我要当英雄好汉,谁要你来救?你个小姑娘家,想吃酒肉去找你爹爹妈妈要就是了,怎么心眼这般坏,非要抢我的?”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56/243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