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鸿剑 085.梅林三战

推荐阅读: 帝临洪荒 老攻从良记 怪医圣手(叶皓轩) 仙葫 荒帝传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萌兽来袭:师尊求带走 重生之都市邪仙 不朽丹神 九转逍遥诀

    赵绰使的,乃是本门最为精要的冲灵刀法,共有三十六路,招招精绝,杀人于无形。赵绰凌空跃起,身形翻转,刀身映着月光朝何三水砍下。何三水大吃一惊,使出移形换影之功侧身避开,说时迟那时快,腰中长剑趁势击出,直取赵绰腰口,正是青城剑法中“蛟龙入海”一式。

    赵绰心中一凛,以刀俯地后退避开。何三水一鼓作气,挥剑迎空而上,赵绰目视远方,反手挥刀,只听乒呤乓啷几声,刀剑相接火光四溅,谁也难奈谁何。二人一路飞将至梅林之上,月下惊起寒鸦一片,呜咽之声中,何三水又将剑尖挑起,身形变幻叫人目不暇接,只见他方才还在树梢,眨眼已至月下,再眨眼又到赵绰近旁,长剑竟反手为握,垂直刺下,直取赵绰左肩。赵绰也是反应极快,双脚踏动梅叶,惊飞如鹤,手中钢刀横亘后背,恰与那利剑铿锵相接,左掌猛然击出,直取何三水胸口。

    何三水大惊失色,收剑自守,赵绰则见招拆招,陡然身形回转,已将长刀挑在手中,以十分气力朝何三水击出。此招名作“月落星河”,乃是杀招之后的换局之招,杀敌于无意,颇有扭转局面、措敌锐气的之效。

    何三水如何不明,早有应对之法,但见他猛然俯地,摘下两片树叶便朝刀身掷去。树叶无比轻灵,却被何三水施以极重的力道,落在刀刃上便听“嗡嗡”两声,刀之锐气大减。何三水又以利剑相持,二人推磨一般你来我往,你去我还,时而利落交锋,闪出阵阵金花,时而缠绵回旋,发出嗡嗡风鸣,斗得着实是难解难分。

    何三水陡然收招,笑道:“九年未见,赵兄的冲灵刀法又是大有进益,当真是滴水石穿、改头换面,叫老弟我应接不暇。”

    赵绰则道:“何兄何必妄自菲薄,方才一招‘蛟龙入海’,已是让我手足无措,更兼后一步摘叶飞花,好不厉害,我竟险些就落败了。只是这一招,我竟从未见何兄使过,可是新创的招式?”

    那何三水哈哈大笑:“什么新创的招式,不过是九年前被赵兄一招‘月落星河’逼得毫无还击之力,这才回去苦思冥想,叫我想出如此借力打力之招,取巧罢了,哪里算得是个招式。”

    赵绰仰面大笑:“何兄为今日之战,可谓下足功夫。这一战打得真是痛快!只是这九年来,你我二人怕都将对方招式细细拆解了数百遍,若要有一个取胜,不斗个三天三夜,哪里分得出胜负?”

    小春方才还沉浸在这精彩的对决之中,一会儿念这个剑法精妙,一会儿喊那个刀法厉害,浑身伤痛也抛诸脑后。此时听赵绰说要与何三水斗上三天三夜,登时心中急躁起来,暗道:“这次出门已经三天,娘肯定担心死了,眼泪都不知哭掉了多少。要在这儿再耽搁三天,娘不得哭死吗?不成不成,我非搅乱了他们不可。”心中想来,嘴上便道:“你二人真不害臊,这等不入流的武功,连我这小痞子都看不上,还好意思在这儿互吹互擂,真是羞死人了。”

    二人一惊,飞身下来。何三水道:“你这娃娃,真是大言不惭。我二人虽不至名登七重阁,也都是高手殿上的人物。江湖之大,能赢我二人者不过十余人,区区黄口小儿,竟敢这般放肆。”

    小春冷道:“放肆便放肆,你们功夫差是实情,还不让人说吗?”

    赵绰笑道:“你既有能耐,便说说,我二人武功差在哪里?”

    小春道:“你们于我又无甚恩惠,我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要说与你们听?”

    何三水笑道:“这小贼,原来是想诓骗我等好处来,当真是古怪机灵。我可不上你的当!”

    小春道:“你不信便罢了,我还求你不成。只是我可好心告诉你,你那套什么青城剑法实在中看不中用,花样忒多,命门却是不少。你二人斗了两招,又是飞天又是遁地的,却全无用处,反倒你自己的右腰、左腹,还有两边大腿,全在他的刀下。眼下你毫发无伤,不是你的剑法出众,不过是这赵老头的刀法太慢罢了。”

    一言罢了,何、赵二人早已目瞪口呆。何三水心道:“这小子年纪轻轻,竟在几招之内,将我剑法之中的漏洞看得如此真切。要说他是瞎猫碰见死耗子,也实在太巧了些。”便试探道:“你既这般有本事,我且问你,我该如何出招,才能打败这赵老头呢?”

    小春冷道:“你不是不信我吗,又问我做什么?”

    何三水笑道:“方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了,不过你要想证明你的能耐,倒是说说,赵兄的刀法有何漏洞。若说得果然不错,我定如你愿,要什么好处我都给你!”

    小春冷笑道:“你这人心思不老实,我可不信。”说着转向赵绰,道:“赵老头,我见你对我还不错,你若答应我,等你赢了以后即刻送我回嘉兴,我便告诉你,如何以慢刀制他的快剑。”

    何三水一听这话面如土色,赵绰却喜不自禁,笑道:“你且说来听听,若果然可行,我便答应你。”

    小春笑道:“方才那几招青城剑法,快虽快,奇虽奇,只是明显下盘不稳,你只需不断攻他腰、腹、双腿,三招之内必定取胜。”

    何三水气得抓耳挠腮,叫道:“赵兄,你若赢了我,当真是胜之不武。”

    赵绰却大笑起来,扬刀道:“何兄如此紧张,看来此子所言不虚。何兄请放心,我若依他之言胜了个一招半式,必定不下死手,如何?”话音未落,刀光骤起,乃是冲灵刀法中一招“千里惊风”。

    何三水吃了一惊,但见赵绰横刀俯地,奋力直冲,刀刃左闪右晃,尽攻他下盘而来。何三水惊慌之下连连后退,不多时已退到那巨石之处,忽而转身登石而上,一招“飞鸟投林”跃至赵绰身后,长剑已然刺出。

    赵绰嘴角一笑,倏然往地上一躺,倒像寻死一般。何三水心中惊骇,却也不知为何,利剑仍然凌空俯下,待要刺中赵绰肩胛,却见他忽而以刀拄地,身子飞跃而起,翻腾数周之后长刀猛然砍出,直取何三水的腰腹。何三水大惊失色,连忙收招自守,剑刃被刀背拍得一震,登时双手俱麻,几乎难握,退了好几步才站住。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56/243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