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鸿剑 084.柳云应战

推荐阅读: 帝临洪荒 老攻从良记 怪医圣手(叶皓轩) 我家大师姐有古怪 横行乡野 荒帝传 我的弟子是孙悟空 十九纪元 重生之都市邪仙 余楚

    所有人都是一愣,唯独柳川音本人一副早就猜到了的样子,脸色十分淡定。

    “柳大侠,方才程掌门说,周白隐掌门本就不应该被怀疑,是因为他的武功排在我家帮主前头,根本不用和其他人和货位共。这话有理,所以排在高手殿前十的大侠里,已故的朱清朱道长和崆峒派李临风大侠,还有昆仑派素檀老前辈、青城派何掌门,以及方才讨教过的周掌门,便都排除在外了。柳大侠,怪只怪您曾经败在我家帮主手上,高手殿排名落在了后头,得罪了!”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老子今天当真要被你这厮给气死。”杨展琴又是怒吼起来,这一次的暴怒比方才更添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恨意。

    柳川音倒是平静起身,道:“师兄莫急,这厮虽然狡诈,我却未必能在他手上吃亏。更何况,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他要比试就尽管比试好了!”

    “父亲……”杨展琴还未答话,柳云却一脸急色地开了口,“父亲不可啊,您身受重伤,本就没有好全,刀剑无眼,要是有个闪失怎么好?”

    沈堂主高声笑道:“柳少侠不必担心,今日在下到武当山来挑战,只为寻查真凶,比武时自然注意分寸,不会伤了你父亲。”

    沈堂主说这话的时候,一双眼睛饶有意味地瞧着柳云,嘴上带着似笑非笑的弧度。柳云只觉得这眼神十分熟悉,可是眼前此人却实在没影响,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时,杨展琴的暴嗓早已叫喝开来。

    “放你娘的屁!赫连坞算个什么东西,阴险狡诈的小人,便是死了也不为过,竟然还敢上门讨公道?简直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我师弟本就是受了你蛟帮的暗害,又是中毒又是受伤,半个月来都在南京修养,却始终没有好全,今日为了你们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竟还要拖着病体下场比武?简直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这话一出,正道人士也都十分恼火,他们本是主宰江湖命运的主角,今日却被一群无赖压在头上,当真是窝囊不已。

    “杨大侠稍安勿躁,你这么激动,知道的呢,说你和柳大侠兄弟情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做贼心虚呢!”沈堂主冷笑一声,全然不惧。

    “你……你……”杨展琴简直气得浑身战栗,“妖孽,妖孽!我杨展琴行走江湖数十年,行得正坐得端,从不敢被人轻瞧了一眼。今日竟被你这么个妖孽踩到脸上来,甚好,甚好。你既说我做贼心虚,那老子今日就做一回贼,让你瞧瞧我到底心虚不心虚!”

    言毕,只听“嗡——”的一声回响,杨展琴手中的大刀转了一道锋芒。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便只见一个极快的声影抢身点步上前,刀光闪闪,竟以凌厉至极的态势朝躺在两拨人中间的赫连坞斩去。

    “帮主……”蒲千鹰一声惊呼。

    电光火石的一瞬,只听“嗡——”的一声闷响,杨展琴的威风顿时消解。大殿上的人无一不是惊骇,只见杨展琴的刀背已被一双青筋暴起的猛爪擎住,空气像停顿了一般,所有人都感到窒息。

    是程啸山,位居七重阁第一层。

    对于程啸山,武林中人大多都只有一种情绪,那就是敬仰。这种敬仰不同于对强者的羡慕,而是一种由于对方实在太高,而自己连羡慕的资格都没有,所以只能敬仰。

    所有人都知道程啸山的武功高,可是很少有人亲眼见过,而眼下,威风赫赫于江湖的杨展琴,刀式之威猛让武林中人无不闻风丧胆,可是程啸山却以后发之势并赤手空拳,一招便遏制住了对方的命门。

    惭愧,所有人都只感到惭愧。

    “杨大侠,贼人虽可恶,也切莫失了分寸!”程啸山淡然开口,轻飘飘的语气中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威势。杨展琴沉浸在一招落败的震撼中,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多谢程掌门仗义执言!”沈堂主冷笑起来,绕过愣住的杨展琴,又道,“柳大侠,为证清白,请吧!”

    柳川音一脸淡定的神色,点了点头就要下场,却只听一道声音响起:

    “我来!”

    众人侧目,只见站出来的不是别人,却是柳川音的独子,柳云。

    “你?”沈堂主皱眉,显然是出乎意料之外。

    “就是我!”柳云一脸坚定,在众人的不解中上前一步,“父亲遭受你们蛟帮暗害,身受重伤,实在不能动武。这笔账,柳云早晚要找你们清算,不过今天既然是你们要比武讨公道,那就比吧!”

    柳川音急道:“云儿,不得胡闹,为父岂会怕……”

    “父亲,云儿知道您向来以大局为重,宁愿忍着一身重伤也绝不会在贼人面前低头。只是您的伤势实在太重,这次到武当山本就是勉强,若不是师伯实在劝不住您,本不该让您来的。眼下这场面,云儿怎么能看着您上场,由着这厮凌辱作弄呢?”柳云的脸色无比坚定。

    “可是……”

    “你们父子二人唱双簧,也换个时候吧!”沈堂主一脸嫌恶地插嘴,望向柳云的神色却又十分好奇,“我说柳少侠。逞英雄呢,不是坏事,可是你父亲乃是高手殿的英豪,即便受伤,想要打赢我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你……武艺平平,凭什么跟我对战?即便你跟我对战,输了赢了,又怎么替你父亲证明清白?”

    柳云不解道:“你这人好奇怪,打都没打过,你怎么知道我武艺平平?”

    “我……我……”沈堂主莫名有些紧张。

    “你瞧不起人也就罢了,我懒得计较,可是你这人的脑子实在不好。咱们比武又不是争高低,你要看的,难道不是我父亲的武功招式吗?”

    “呃……你小子说得对。”

    “那就是了。我虽然学艺不精,可一身武功全都是父亲手把手教的,你要从武功分辩是不是凶手,与父亲过招和跟我过招有什么区别?”

    “这……”沈堂主一愣,倒是有些措手不及。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56/244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