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鸿剑 089.真相在即

推荐阅读: 帝临洪荒 老攻从良记 横行乡野 暗恋这个技术活 遮天 重生之都市邪仙 仙逆 九转逍遥诀 小修士传说 梦幻之巅峰征途

    沈郎幽成功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然而经过了方才惨痛的混战,并不是所有人都对他的话感兴趣。

    “妖孽,你又想做甚?”程啸山怒吼着。

    沈郎幽浑然不以为意:“程大侠,您可别恼。要不是有我这惊天大发现,今日这场恶战还指不定有多惨烈呢,到时候血洗武当山,只怕枉闻大师后半辈子都要来念阿弥陀佛了!”

    枉闻听到这话,十分虔诚地又叫了一句佛号,脸上甚是哀痛。

    程啸山怒吼道:“妖孽,妖孽!今日上百号人命丧武当山,罪魁祸首就是你这妖孽!我程啸山纵横江湖数十年,今日却栽在你这奸佞手中,今后必定时时刻刻记住这个大仇,不将千丈崖杀光屠尽,不将你这妖孽五马分尸,决不罢休!”

    沈郎幽冷笑道:“程掌门息怒。有这些时间逞能耐,不如先听听我接下来的话,再决定是要追杀我,还是由着双方继续血战!”

    程啸山何曾被人如此无礼对待过,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却还是咬牙道:“你说!”

    “程掌门高明!”沈郎幽冷笑道,“方才双方一言不合打起来,胳膊腿满天飞,那叫一个热闹。趁着混战,本公子也凑了个热闹,和高手殿上后几位和好汉楼前几位的用剑高手都过了几招。这不打不知道,一打吓一跳,有那么几位的武功,简直与那围攻赫连帮主的凶手一模一样!”

    “奸贼,你还敢胡言乱语!你一个千丈崖的孽障,却藏身在蛟帮一干人等里面,口口声声要为蛟帮帮主讨公道,哼哼,未免也太过反常了些。有道是‘天反时为灾,地反物为妖’,蛟帮为了帮主上门挑衅也就罢了,你却妖孽却着实没有道理出现,还真以为我们会继续听信你妖言惑众吗?”

    沈郎幽冷笑两声:“信不信在你,说不说在我。方才打斗过程中,我已发现杀害赫连帮主的真凶,他就是……”

    “你闭嘴!”程啸山不等他说完,已是勃然大怒吼了起来,“你真当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如意算盘吗?若我猜得不错,方才你故意挑唆,设计要我等与蛟帮殊死相斗,眼见蛟帮不敌,又开始乱泼脏水,想引得各派互相猜忌……哼,你费尽心思,无非是想在各派围剿千丈崖之前,先下手为强,重挫我等锐气。哼哼,你这如意算盘也算是打错了,我正道之师侠肝义胆,岂是你这等阴险小人三言两语就能蛊惑玩弄的!”

    程啸山吼完,杨展琴等人被气得只剩恨意的脑子这才转过弯来,意识到上了对方的恶当,更加恨得咬牙切齿。

    沈郎幽依旧不以为意,面不改色地笑道:“程掌门,自信是好事,可是盲目自信就不太好了。你口口声声说我千丈崖是乌合之众,可一个龙一就已经杀得各派措手不及……堂堂八大正派,竟如此不堪一击,我们还用得着如此费心,设计陷害吗?”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一群高手殿、好汉楼上的掌门、大侠无一不是气得将身子抖得筛糠一般。

    “岂有此理!”程啸山满脸黑红,咬牙怒吼一声,下一瞬便已似离弦之箭一般朝沈郎幽杀了过去。

    沈郎幽一怔,还没回过神来,整个人便被一拽一拖,随着程啸山闪电一般的身形飞到了半空中,再一眨眼却又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正派上百人一起怒吼起来,今日死伤同伴、丧失尊严的怒火和憋屈在这一刻全部喷发,恨不得将沈郎幽千刀万剐。

    可是出人意料的,程啸山却迟迟没有动手。

    “怎么,程掌门,事到如今你还在犹豫什么?杀了我,为刚才死去的那些正派弟子报仇雪恨,可不是大快人心吗?”沈郎幽揶揄着,竟然丝毫不惧。

    不待程啸山回应,蒲千鹰早已高呼:“姓程的,你要是敢动他一根寒毛,蛟帮弟子决不罢休,定要再血洗武当山,跟你们杀个天昏地暗不可!”

    “血洗武当山?好大的口气,你们要是嫌命长尽管杀过来,杨某人的刀可不是吃素的!”杨展琴怒喝一声,所有人都响应起来。

    一时之间,双方又是群情激奋,吵得沸反盈天。

    “怎么样,程掌门?本公子小命一条,你可想好了怎么处置?”

    程啸山一脸深思,冷笑起来:“你如今已是砧板上的鱼肉,竟然还能谈笑风生,倒叫程某高看了你一眼。不过你越是这样不怕死,就越说明有问题。事到如今,我倒是好奇,蛟帮与你千丈崖相去甚远,想来也扯不上什么瓜葛,这群人怎么心甘情愿为你卖命,即便与整个中原武林为敌也在所不惜?”

    沈郎幽抖开一把纸扇,悠然道:“程掌门多虑了。你有这份闲心猜度千丈崖和蛟帮的关系,不如听听我探寻出来的大秘密,既能帮助正道肃查败类,还能顺藤摸瓜查出朱清的死亡真相,不是更好吗?”

    杜陵听了这话,心脏漏跳了一拍,脸上肌肉止不住地跳动起来。

    “什么真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周白隐突然大喝。

    沈郎幽笑道:“没什么意思,只是作为一个看客,觉得朱清死得实在莫名其妙罢了!”

    程啸山恨道:“莫名其妙?你这千丈崖的孽畜,竟还有脸说莫名其妙?若不是龙一手执孤鸿剑,以朱道长的武功,谁能杀得了他?”

    一听这话,沈郎幽登时笑得前仰后合,直不起腰来。

    “妖孽,你笑什么?”周白隐大喝道,脸色十分的不好看。

    “我笑你们一个个实在傻得出奇,这种三岁小孩都能看穿的谎话,你们竟然也会相信?”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说得还不够明显吗?自我上武当山就说得明明白白,孤鸿剑先是在赫连坞手上,后面被三名黑衣人夺走,和龙一早已没有了丝毫关系。你们却相信,是他杀了朱清,这难道还不好笑吗?”

    众人听到这里,顿时恍然大悟,没想到如此浅显的事情,这么多人竟都没想到。顷刻间,几十双眼睛一起往杜陵望来。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56/244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