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鸿剑 102.龙一势败

推荐阅读: 帝临洪荒 老攻从良记 怪医圣手(叶皓轩) 横行乡野 仙葫 荒帝传 仙逆 我的弟子是孙悟空 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萌兽来袭:师尊求带走

    小春突然毒发,又被孟采星二人撞个正着,这时再要下山已是不能了。柳云虽然脑子简单,也知道小春需要休养,原地替他运功过气后便要扶他回房休息。此时月色已渐西沉,院中一片静籁,孟采星二人也随在柳云身后。

    “什么人?”孟采星突然大喊一声。

    话音未落,长剑已然映着清淡的月光甩出。柳云不待惊诧,但见孟采星身形穿梭翩若惊鸿,曼妙之中带着三分洒脱,着实是好剑法。

    而孟采星长剑所刺的方向,屋檐下一片黑影。剑鸣未至,忽然一个闪电一般的身影从檐下一个房中闪出,顷刻间便已飞上了房顶。月色之下,那身影一片黑漆看不真切,但这般利落甚至是诡异的身法,在柳云看来已是世间少有,荀筝意、小春更是目瞪口呆。

    “你是何人?”孟采星自知不是对手,也不追赶,问了这么一句。

    那人一动不动,也不答话。

    “你……”

    “你是何人,竟能察觉到我?”黑衣人开口。

    “我乃是峨嵋派掌门静音师太座下弟子孟采星!阁下武功奇高,不知是何方高人,又为何暗夜蒙面出现在武当山中?”

    那人冷笑两下,道:“难怪!你武功平平,耳力却非同凡响,想来除了峨嵋派的‘隔空穿耳’,也不可能有别的来路了!”

    孟采星奇道:“你到底是谁,如何认出我峨嵋派的武功?”

    那人冷嗤一声,懒得答话,柳云却惊呼一声:“又是你?”

    黑衣人眼神一冷,望向柳云的视线颇为不耐,冰冷的神色吓得他连忙捂嘴不言。孟采星正是好奇,听荀筝意道:“云哥哥,你认识这黑衣怪人吗?他是谁啊?”

    “他是……”

    柳云开口,才说了两个字便听耳畔一声巨吼:“奸贼,拿命来!”

    话音落地,一卷狂风呼啸而至。

    众人还未来得及分辨,已有一先一后两个极快地身影落在了房顶上,两柄长剑寒色津津,带着玄妙的光色朝那黑衣人袭去。黑衣人反应也是极快,连忙变换身形抵挡,两边顷刻间便陷入难解难分的打斗当中,人影已是瞧不清楚,只有剑花月色闪烁不停,看得人眼花缭乱。

    房上打着,院中一阵嘈杂的声响传来,不多时,程啸山、杨展琴、周白隐等人皆是面红耳赤闯了进来,小春等人瞧得惊讶,而看到麒二、沈郎幽五花大绑跟在众人身后时更觉骇然。更让几人惊得下巴都合不拢的是,武当派代掌门杜陵,此刻也被点了穴道由周白隐和杨展琴二人亲自押解过来。

    三人目瞪口呆之际,院中一人望着房顶:“那是……”

    “是龙一!”程啸山沉沉答道。

    顷刻间,人群被这个名字点燃,吵闹嘈杂,人声鼎沸,将一个本来寂静的院落瞬间挤满了杂音,狂躁和愤怒甚嚣尘上。

    杜陵在人群之中头脑最是冷静,回想刚才在后山发生的事情,只觉得匪夷所思。眼下,他已是浑身污泥洗不清,瞧着眼前场景,心中悲愤交加的他清醒地意识到,这可能是他洗脱罪名最后的机会了。

    原来,方才沈郎幽现身院中遭受正道人士围攻,就要殒命时,麒二和温风吟一前一后从空中飞过,往后山而去。后山正中有一座石室,乃是温风吟、卓山野避世隐居所在,眼下江湖各派人士聚集武当山,麒二料定了孤鸿剑会藏在这石室当中。

    于是,他先派出沈郎幽将众人引到院中,再挑衅温风吟,将众人带到后山石室。麒二虽然武功不济,但用毒的本事天下无双,他一边跑一边施展毒术,叫温风吟无法全力追击,倒也一时无虞。到了后山石室前,麒二将浑身所带的霹雳烈焰散施展出来,石室四周顿时火光四射,炸成一片废墟。而在这火光当中,卓山野抱着孤鸿剑款款走出,正被程啸山等正道之士瞧了个清清楚楚。

    事已至此,沈郎幽的半句预言已经应验,不由让人联想起另外半句。

    程啸山、周白隐乃是朱清密友,此时如何还顾得上江湖道义,二话不说将杜陵制住便逼问朱清是否被他所杀。杜陵自是百般狡辩,而麒二、沈郎幽却是隔岸观火,挑拨离间不停。温、卓二人见此情景,也顾不得什么江湖辈分,联手将他二人拿下,这时又意识到八卦掌尚在杜陵房中,此刻全然无人看守,当下也顾不得解释,撂下众人便往武当后院赶来,没想到与趁虚而入的龙一撞了个正着。

    温、卓二人只当八卦掌已经失窃,又想起此次武当大难,皆是这些魔教妖人作祟,如何不怒,当下话不待说便杀招频出,与龙一死战起来。杜陵便在此时大喊:“诸位大侠可是误会了,杜某与师兄同门四十多年,如何能做下弑兄夺位此等狼心狗肺之事。眼下的情形诸位也都瞧见了,咱们都中了奸人的挑拨离间、栽赃嫁祸之计啊,那孤鸿剑乃是魔教妖人故意留下嫁祸于我,这般声东击西,便是为了抢夺我武当至宝,八卦掌啊!”

    一席话喊得声泪俱下,众人瞧着眼前景象,如何不信。再看麒二,却是满脸阴寒。众人不知道,麒二恨的是龙一来了一招黄雀在后,如今计败反倒被人倒打一耙,而被周白隐等人瞧着,只觉得是恼羞成怒一般。

    “该死该死,又中了贼人奸计!”杨展琴怒吼着,连忙将杜陵解穴。

    周白隐道:“依杜陵道长所言,朱兄被龙一所杀,便是为了这八卦掌吗?”

    “这……周掌门所言正是!”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魔教妖人太猖狂,今日我杨展琴拼了性命不要,也要为枉死的朱清道长讨回公道!”杨展琴雷声大喝,响声还未停歇,早已扬起大刀飞上屋顶,又一道凛凛寒光加入了围攻之中。

    月色下看不清人影,只有四道冷光化成一团。起初时,四道光一般寒色,慢慢的三道愈显浓郁,另一道却冷淡了下来。

    院子当中,所有人屏住呼吸,柳云心里却莫名为龙一担忧起来。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56/244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