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文学网-免费阅读,TXT小说 > 玄幻小说 > 遛星星的小姑娘 > 帝国黄昏 十 匆匆一瞥过往岁月千年

帝国黄昏 十 匆匆一瞥过往岁月千年

推荐阅读: 绝色王妃要逆天 众圣之门 至尊狂神 神帝嗜宠:九尾狐妃千千岁 第一战神 无敌宗门系统 穿书:徒弟黑化了怎么办? 最强升级 危险军校 神墓

    这些白袍人,看着龟壳中的李白、弥真,尽皆神情激动。其中一个女子甚至高兴得啜泣起来。

    一身形高大、满头须发皆白的老者问道:“小娃娃,你们从哪里来?”

    李白虽然幼小,但历劫磨难,自是小心谨慎,岂敢吐实,道:我们是被人丢在龟壳里,顺水漂来……

    老者道:“哦?从哪儿开始漂的?嗯……是在哪儿被丢在龟壳里的?”

    “在一个小镇河边上……”

    “不不,娃娃。老夫想问的是,哪道哪府哪州哪县?”

    “额……剑南道绵州府山阳县……”

    “什么?!”一众白袍人都叫了起来,“大唐?!”

    “奇也怪哉!”一手持巨大罗盘的白袍人,双手十指在盘面上如弹琴般急速抖动,却是越来越迷惑。

    “十三弟,收起你那玩意儿吧,不顶用的。”白袍女子说。

    李白不解这干人是怎么回事,也顾不得他们。伸手探着弥真鼻息,把她脉搏,察看她身上是否有伤。

    那老者呵呵笑道:“小娃娃不必担心,在这里,你就算想死也死不了。”朝那白袍女子道:“八师妹,你说是吧?我们尝试过多少种死法了?就是死不了……你得赶快设法啊……”

    白袍女子无心和他闲扯,问李白:“如今是哪朝哪代?今年是哪一年了?”

    “是大唐贞元廿四年,我们被丢到龟壳里的那天……额……应该是四月初九。”

    “贞元?离武德朝,有多少年了?”

    轮到李白吃了一惊,心算了一会儿,答道:“差不多快有……九百三十多年了吧”

    一干白袍人面面相觑。

    一个看上去最年轻的白袍人,忽然放声大哭:“长生不老了!看吧,我就说过,真的长生不老了!”奇怪的是,声音里殊无喜悦之意,反而说不出的恐惧和惊慌。

    老者大声斥道:“镇定些!老天既然送来了这两个娃娃,必有转机。冷静一下,好好想想。”

    众白袍人均点头。那被呼为八师妹的女子道:“我们被困在光阴中这么多年,无法脱身。既然这两个娃娃能够突破至此,说不定已经改变了什么……哦!天哪!天哪!你们看!!”

    说着她抬手指了指空中的日头,又指了指地上的树影。一干白袍人顿时明白,像炸了窝的蜜蜂般忙碌起来,砍树的砍树,布桩的布桩、拉线的拉线,做记号的做记号……弥真这时也醒了过来,紧张地抱着李白,好奇地看着这伙白袍人忙碌。

    “怎样?”老者问。

    “光阴流动了!光阴流动了!只是……还有点慢,可能刚开始的缘故吧……”八师妹声音颤抖着说。

    白袍人们楞了一楞,忽然又发起疯来,狂笑的、高歌的、乱蹦的、打滚的、扯胡子的……各自疯了半晌,才逐渐恢复了正常。

    那老者双目含泪,走到李白面前,客客气气地躬身一礼,道:“不管你们有意无意,总之是替我们解决了个老大难题,老夫与诸师弟师妹,先行谢过。”

    李白、弥真爬出龟壳,还了一礼。那龟壳自他们刚一离开,就急速颤动起来,越来越快,抖成一片模糊的影子,直到被震成微末,缓缓飘散,无痕无迹……

    八师妹点点头,道:“果是如此。这龟壳必是修行千年以上的灵龟所蜕,天意令它冲撞我处,丰沛的沧桑气息破掉了光阴封禁。天助我等啊!”

    这群白袍人,皆是隋末豪族门阀的残余子弟。李渊太原起兵,一帝功成万骨枯,王威、高君雅、王世充、窦建德、独孤正成、宇文化及……等的遗族,在大唐立国的过程中被捕杀殆尽,少数漏网之鱼渐渐汇聚一起,倒无什么复仇念想,只是抱团取暖,以求避过风刀霜剑。这为首的老者,便是独孤正成之嫡孙、独孤一;那八师妹,则是窦建德之外孙女,薛巧巧。

    这干人聚在一起,虽以师兄妹相称,但并无何门派、学问,只是效那魏晋风流,日日吟诗作赋、喝酒下棋,荒度余生。其放浪形骸之举,为一白袍修士所好,几番往来,遂成为诸人至交。尤其是正值妙龄的薛巧巧,更是对那修士倾心相待。

    一日众人曲水流觞,宴饮方酣之时,白袍修士自述有规天则地之能,可以建造时光之舟,将诸人送回花团锦簇、烈火烹油、雕栏玉砌的故国,再会逝去的亲人、重温繁华的岁月。众人只当他是说笑,也不在意,反而起哄将薛巧巧,与他腻作一处。

    当夜众人酩酊大醉。不料醒来之时,大变已生。众人逐渐发觉时光已然停滞,太阳在空中永远纹丝不动,从此无春无秋,无昼无夜、无雨无晴。想来是白袍修士确实弄出了时光之舟,不知为何却出了大问题,不但并未如愿回到从前,反而在光阴中毫不动弹,他们就这样被困在了无穷无尽的岁月中。

    人一但长生不死,一切便都没了意义。眼耳口鼻舌之欲早被穷尽,喜怒忧思悲恐惊毫无指向,男欢女爱的花样不过十几年就索然寡味……老二王勤与老幺高非墨对弈数万局,棋路指法再无新意;三师兄张狂生,一百多年前就已写出五十万余首诗,再也无物、无情可写;四师兄窦德仁与六师妹严芝华整日谈经论道,不过区区十年便再无谈资,相看两憎……就算智慧绝伦的独孤一,靠冥想练气熬着一寸一寸的光阴,却也被那数百年一成不变的景物,压迫得发了几千次疯……

    世人梦寐以求的不老长生,对他们而言,却是极端残酷的惩罚,在光阴的牢笼里生无可恋。

    无尽的岁月中,他们也曾想了很多办法试图杀死自己、进入轮回,脱离这等荒谬而可怖的境地。自刎投水火焚上吊吞金绝食……肉体毁了又生,魂魄散了又聚,死亡成了苦苦追寻,而不可得的奢望。

    直到载着李白与弥真的千年龟壳,触动了时光之舟。光阴开始流淌,众人狂喜之后,却又不安起来。人世间的岁月流逝近千年,他们将如何面对忽然现实的世界?

    这千年之后的世界,又有什么,在等待着他们?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65872/185077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