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6章 巧言令色

推荐阅读: 帝临洪荒 老攻从良记 横行乡野 仙逆 九转逍遥诀 梦幻之巅峰征途 道君 穿越归来 上膳书 修仙传

    “小羽!我求求你!求你放过雷云吧,有什么事情你完全可以冲着我来,他……他可是日后雷氏家族长老的继承者啊!你不为别的也要为雷氏家族考虑考虑不是吗?”

    其实长老的心里已经将雷羽痛恨到了极点,不仅仅因为眼前的事情,还有刚刚在家主雷允天办公室的时候,雷羽的话让自己在家主面前完全丢了面子,这是何等的让人恼怒?

    可雷羽没错,自始至终别人在计较与他,针对与他,而雷羽说的这些话也是事实,只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宽敞的心胸的。

    “行了,我也没打算要了他的命,早就收了内力,现在正在帮他恢复,别打扰我。”雷羽闭起了眼睛,真的是在替雷云恢复?笑话,雷羽虽然不恶毒,但也不至于慈悲到这种地步,被一个老者苦求就心软了?不,雷羽只是不愿意浪费自己的真气,在雷云体内回收着自己的力量,仅此而已。

    听闻雷羽的话,长老闭口不言,也不敢打扰,正所谓高手神秘,像雷羽以及其父亲雷允天这样的级强者,即便是和他们只有一个层次上的差距,也仍然是被看作是一种神圣的存在,只不过在长老眼中,雷羽的神圣很扭曲,如果有可能,就今天的两件事情,他倒是很乐意杀了雷羽,只可惜他没这样的能耐。

    但到了现在的局面,长老定然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家主雷允天重新接纳雷羽,如果雷羽真的回到了家族,那日后恐怕就没有他们爷孙两人活的了。

    良久,雷羽终于将自己的内力收了回来,泼出去的水难以收复,内力虽然可以,但毕竟不像释放出去那样轻松,所以好耗费了一些时间。

    长老一把保住了雷云,这时,雷云也醒来过来,嘴唇白,声音虚弱,口中喃喃道,“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显然,他是被雷羽惊讶所致。

    仔细观察下,长老的脸色愈的难看,只见他身体也开始慢慢颤抖,就像先前攻击的不是雷云,而是他一样。

    将雷云轻轻放在地上,双拳紧紧的攥紧,指着雷羽破口大骂,“你这个混蛋!瞧你都做了些什么!”

    雷羽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居然还问我什么意思?你自己过来看看吧!”长老指着躺在地上的雷云说道。

    雷羽踱步走了过去,如果说有什么事情,顶多也就是功力大减,也不会有什么别的事情生。

    当雷羽靠近后才明白长老究竟为什么恼怒,只见雷羽重复着一句话,“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他傻了?不是吧!”雷羽顿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难道修炼之人的意志力就这么差?这真是雷羽没有想到的。

    雷羽经历了何等事情?如果让雷云跟在雷羽身边去体验一下寇国的忍者,托尼博士地下可怕的尸体堆以及吸血鬼和狼人制造的死城,或许雷云早就傻上千百次了。

    “这就怪不得我了,怪只能怪他根本无福去继承长老之为,还是由您继续担任吧。”对于这样的废物,雷羽根本不屑一顾,只会靠一张嘴耍横,遇到事情还不是胆小如鼠?或许他在这短短几年时间里提高到了五阶武者的实力也完全是靠长老的手把手关照。

    “我定然并报家主,以家法惩治你!”长老也不顾地上的孙子,转身回到了家族当中。

    雷羽环保胸前,静静的等着,自己的确是做的有些过分,不过也没想到雷云如此不收重惩,敢作敢当这也是一个男人必须的,雷羽不选择逃避。

    很快,长老走在前面,家主雷允天紧跟其后,身后跟着一群家族成员,朝着这边急走来。

    当众人看到地上的确是雷云躺在那里口中不断重复一句话的场景时,才相信了长老的话,雷允天问道,“小羽,这究竟怎么回事?”

    “我……”雷羽的话还没说出口,长老插嘴道,“雷羽是在报复几年前自己被扔下悬崖的仇!”

    “是这样吗?”雷允天问道。

    “不是,我不知道您选择相信谁,不过我只能说我完全是处于防卫,并没有主动出手,雷云怀恨在宴席当中我所说的话,率先动了手,我甚至只是抬起了手臂,仅此而已。”雷羽的解释简单明了,明白的人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但家族中真的还会有人向着他这边吗?或许也只有想要让雷羽尽快回归家族的雷允天了。

    “撒谎!你撒谎!有三人作证!就是你!就是你诱骗雷云来到此处,想要将几年前的旧事重演!”长老歇斯底里的叫喊着,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份。

    雷羽一摊手,“我无话可说,找几个雷云的走狗,他们说什么便是什么,难道还需要我多解释吗?”

    雷允天相信,至少他不是傻子,雷云是长老唯一的孙子,自然会被其看的很重,现在孙子因为雷羽的原因傻掉了,那他自然要用处千百种理由来声讨雷羽。

    可碍于长老毕竟在家族有一定的威望,雷允天还是开口问道,“那长老您打算怎么办?”

    想也不想,长老道,“施行家法!断其双臂!”

    “为什么?”雷问道。

    “就因为你伤了雷氏家族的人!”长老反驳者,两人顿时你一言我一语。

    “家法不是只有长鞭和藤条吗?为什么当日我被他扔下悬崖所受的只是几鞭的家法,而我要被断去双臂?”

    “因为那时你不是家族的人,已经被逐出家门!难道我孙儿要为一个外人断了双臂?”

    “难道我现在是雷家的人吗?”

    “这……这……”

    “长老,您老糊涂了?我一个外人,你用家法来吓我?”雷羽冷冷的说道。

    “你……你……你巧言令色!家主!您来决定吧!我希望您还云儿一个公道!”长老已经无言以对,将希望放在了雷允天身上。

    被长老这么一问,雷允天顿时还真觉得有些不太好办,一边是家族日后的希望,一边又是在家族中极有威望的长老以及下任长老继承者。

    如果真的按照长老所说对雷羽实行家法,那么理由呢?雷羽现在的确不是雷氏家族的人,而且当日赶他出门的不就是自己和长老吗?这一点说不通。

本文网址:https://www.facaibei.com/book/6591/343664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facaibei.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